青椒肉絲

戆卵

【楼台?】没想好名字大概和猫有关

想写楼台和蔺苏,却只出场了明台和阿苏。涉及一点楼春注意←是假的。还没想好后面。梗俗,巨短。TAG若有问题请指明!


1.

明台有一下没一下的踩着脚踏板,自行车绕过蜿蜒的小径,与一群亚裔姑娘擦身而过。山下的几栋风格迥异的教学楼错落在不远处,路的一边是几乎贯穿整个校园的小溪,在夏日里堪堪有些活力。


夏季的黄昏似乎总是姗姗来迟,把白日拉扯得漫长。嘴中的口香糖早已无味发硬,音乐列表也已经开始第二遍循环,他索性拿下耳机,照着脑子里还留存的一点曲调吹起口哨。


与大哥的不快算是意想不到,不过也称不上不快吧。自青春期伊始,明台便朦胧间对大哥抱着模糊不清的感觉,而如今他遇上了曼春姐,说不上什么天翻地覆的悲伤,或多或少的算是懊恼吧。急匆匆地找了个理由跑出门,与其说不想做电灯泡,不如说是给自己一点空间和时间想清楚。


一如既往的温暖天气,抬头是不可触及的蓝天,被沿路红杉树切割成大小不一的色块。平日里玩耍学习忙得像个陀螺,明台鲜少上山,而这里.....


这里是哪里啊?


“诶...” 明台好奇地着眼前这栋与其他教学楼截然不同的小木屋,低矮简陋,外层的木结构风化老旧泛着黑色,做过处理的毛玻璃嵌在上头,难以窥探内部结构。在这片被溪水和红杉树林环绕的陌生的校园腹地,就连路过的学生也非常稀少,四周一片安宁。他丢下车,小心翼翼地绕过一圈,试图找到这栋楼的真实用途。当他无功而返重回门口时,却发现景色有所改变。


一只近乎雪白的长毛猫趴在门口台阶处,虽说没有花哨的斑纹,毛色却是水亮。明台注意到它右眼上有一道突兀的黑色斑纹,脖子上还有一条项圈,把蓬松的毛勒出一道,上头甚至还有个梅花造型的挂牌。


“啊,有主啦?” 明台朝它走了几步,那只猫倒不害怕他,只是斜眼看着他靠近,仿佛明台是个无理的来访者般,任由他捻起猫牌凑上去端详。


“Sue?” 明台念叨出声,”看来还是个小美女..哎呦,你挠我干嘛?” 明台急急躲避,而那只名唤为Sue的小家伙一击未中,便收了爪,扭了头不再看他。明台忍不住觉得这只猫真是太有个性了,作死又跨近了几步,望进她眼里。


明台发现她有一双明亮的眼睛,在夕阳里泛着蜜糖色,神色淡定,状似毫无攻击意图。


欢脱的拉美风手机铃声打断了了明台的凝视,来自于阿诚哥的问候。Sue站起了身,她慢摇着尾巴作势离开,但在离去前似乎深深地看了明台一眼。四目对视间,时间流逝仿佛静止,但猫并没有放慢她的脚步,迅速地蹿下台阶隐入灌木丛中。


“喂,明台?还在吗?” 明台回过神来专心应付电话,“恩,我马上回去。啊,红烧肉多放糖!拜托了,最喜欢你啦阿诚哥~好,拜拜,么么哒~” 明诚并没有提起大哥,明台如释重负的挂上电话。抬眼间,他看见那只猫又回到了视线里,这次它改趴在窗台上。


“怎么又回来了?” 明台凑近摸了下猫脖子,感叹手下的触感。猫虽然表现出嫌弃明台打扰到她的表情,但并没有躲开明台的手。当明台经验老道地反复抚摸起猫的下巴时,她的眼睛几乎忍不住眯了起来,喉咙间溢出轻轻的呼噜声。


“我就知道你会喜欢的,Sue。”明台把手移到猫耳边轻搓细绒毛,笑看她渐渐双耳放平。


然而玩猫并不在明台预定的行程中,天色已经渐暗,即将到来的project死线还悬在头顶,更何况门禁将至,家里的夺命电话也绝对不会放过他。明台忽然抽开了手,“很遗憾我该走了。”猫的眼睛在他抽手的同时也忽然睁开,好似惊讶于明台胆敢半路终止服务。


“下次一定摸到你爽啦~”,明台又胡乱摸了几下收尾,而后利落地扶起车打算回家。踩下踏板前,他转头望了一眼。“再见啦!”


并没有回复。


明台在炯炯猫眼的目送下离开,心情大好。


TBC


评论(12)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