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椒肉絲

戆卵

【待授翻译】【TSN】【ME】Chris视角暖暖内含光au 三更

原文地址:http://moogle62.livejournal.com/123743.html

标题: what not to do when your boss is dating the guy he had erased from his memory: a user's guide by c. hughes

原作:moogle62

分级:PG-13

原Prompt:http://tsn-kinkmeme.livejournal.com/4426.html?thread=5962058#t5962058

Disclaimer: these are a) not based on the real people but their fictional counterparts from the 2010 film, and b) not my characters either. everything belongs to other people, the talented ones.

Summary: A TSN/Eternal Sunshine of the Spotless Mind fusion. mostly based on this prompt. In which Mark has a new mystery significant other, or so Dustin claims, and there is not enough alcohol in the world to make Chris's life any less stupid.

┏ (゜ω゜)=☞上一更

暖暖内含光au....原prompt大致是诉讼之后花朵心碎至极所以擦去了所有有关马总还有他俩之间关系的记忆。而当马总得知此事之后他也紧跟随上。多年后他们偶尔相遇又有了联系并建立了关系。此文就建立于此背景之上_(:з」∠)_俩人都把对方忘光光了。


翻的烂翻的慢,刚看了下上一更觉得简直不能看啊啊啊啊啊啊。稍微改了一点点..我觉着我是不是该找个beta了?anyways,这次我简直放开了手意译和粗口...#粗口注意#,如果大家不喜欢这种粗口请务必跟我指出!!!顺求捉虫。





夜还在继续。他们早就不再神志清醒,而Chris耳边满是嗡嗡声,酒渐渐要把他放倒,而Mark依然还在和Eduardo约会。在这一刻,Chrsi真是有种冲动想要把自己那该死的记忆消除,这样他就不用再考虑这场操蛋到飞起的闹剧了。


“我陪Eduardo去的,你知道的,” 他说,在空中晃了晃酒瓶。


“哪儿?” Dustin从桌上堪堪撑起身,脸颊上带着木头纹理压出来的红印。


“去那儿,” Chris告诉他。


“好吧,消除记忆的那地儿。”


“那个地方,” Chris坚持,仍然盯着他的啤酒。“做预约的那地方。”


“那——” Dustin停顿了下。“哦,预约。”


“对,” Chris说。“他请求我的。他想要有个人陪着他,当——” 他停下话头。


Eduardo在Lacuna Inc.,门前紧紧地勾着Chris的胳膊,而当他赴约时却扬着下巴。


在Chris厨房深处有张卡片被塞在一只不错的银器之下,上面写着/Eduardo Saverin已经选择将Mark Zuckerberg从他的记忆中清除。请不要在他面前提起他们之间的关系,这只会让他产生疑惑。/


在Chris衣柜底层抽屉里也躺着一张卡片,深埋在两层叠好的衣服之下,用着意义不明的铜版印刷:/Mark Zuckerberg已经选择将Eduardo Saverin从他记忆中清除。请不要在他面前提起他们之间的关系,这只会让他产生疑惑。/


Mark的手机里有两周之前拍摄的Eduardo睡在Mark大床上的照片,里头他穿着Mark的旧Gap帽衫。


Chris再怎么长叹都不足以传递出他对于生活屡次玩弄他的失望之情,但是他决定绝地反击。


“你爱怎么叹气就怎么叹气,” Dustin说,“但是你还是得跟Mark谈谈。”


“我知道,” Chris戚戚然道。


“你打算怎么说?” Dustin问道,稍微坐直了点儿身体。“嘿,Mark,你真的了解你的超级热辣的新男朋友吗?他实际上是被你从Facebook操他妈踢出去的超级火辣的前任最佳好友。”


他深吸了一口气。而Chris给自己做了点心理准备。


“再来点儿?” Dustin说,动作幅度陡然增大。“嘿,Mark!你从来都没真正操过他,就算天地良心你们那会儿简直是世界上难得一见地格外黏糊的连体婴,依赖对方到不行,而他花了一大堆时间用那双大眼睛朝你的脏衣服发送我爱你光线。还有,当你整完他之后,他该死的起诉了你还得到了一大堆钱变得有钱的一逼。你们俩甚至在法律上有义务不再提起对方。你不记得这些是因为你们俩太太太太太太心碎了,所以你们都把对方的记忆/从你们的脑子里强制擦除了。/宝宝们别介意这些啊!嗨起来!让我们看看这场屎一样的闹剧的结局到底是啥!”


Dustin再次大口吸气,然后稍稍放松了些。Chris察觉到这场咆哮绝非空穴来风,而是积怨已久。


“说完了?” Chris问。


“暂时,” Dustin说。“所以你打算这么跟他说吗?”


“我大概不会用你那种语气和措辞,所以,不,” Chris说,用着在醉酒状态下他所能有的最好的公关口吻。他咽下瓶中残留的酒液,而在这片刻暂停中思考如何将Dustin的胡言乱语转变为恰当的词句。他放下他的空瓶,而后补充了一句,“还有他们现在,实际上,再也不。”


“不什么?” Dustin问道。“你喝醉了之后说话变得好含糊。”


“而你都开始吱吱叫了,烦人的紧,” Chris回击道。“我又不是为了你的感受才提起这个的。”


“Mark有感情,” Dustin说,放佛在醉酒中顿悟了禅道。“对Eduardo。”


“我知道,” Chris说。


”他能被允许对Eduardo有所感觉吗?“


“太扯了,就没有什么法律能管管我这日渐愚蠢的生活吗,” Chris说。他拨开桌面上那堆酒瓶。它们都空了。如果他是一只骆驼,这绝对暗示了能压死他的最后一根稻草的降临。


“他会被允许谈谈他对Eduardo的感觉吗?” Dustin坚持不懈。“他们签了——”


“这就是我的意思,” Chris猛然打断。“在记忆消除后非公开协定就不再有效了。”


Dustin瞬间睁大了双眼。“你特么在逗我吧?”


“没有。” Chris说,耸了耸肩。“他们不记得自己不被允许谈及此事了,不是吗?”


“我猜是的,” Dustin说。他眉头紧蹙。“这是不是意味着在这件事上,作为朋友我们得支持他们?”


“我特么知道就好了,” Chris说,因酒精的射入不足仍深陷于面前这一大摊子不愉悦中。


“他们会是一对甜蜜的小情侣,” Dustin说,Chris朝他投射愤怒死光。Dustin摊了摊手,满脸无辜。“我就这么一说!” 他大叫道。“Mark看起来挺开心的呀?”


而这,Chris觉得才是最关键的问题所在:Mark确实看起来挺开心的。抛开那些蠢事不说,Mark和Eduardo能让对方开心。


每每Chris谈及他们,他都会想起某次他下课归来,发现Facebook仍在生机勃勃地运转,Mark则昏睡在沙发上,头枕在Eduardo的肩上,他尚未来得及关闭的笔电被搁在Eduardo膝盖上;还有在大一那会儿,某次Mark染上了流感,Eduardo直接在他宿舍地上扎寨安营以确保他会退烧。每当他们碰触对方时,那股子的亲密程度绝对远超朋友之上。他回想起来,当他打开Mark房门瞧见Eduardo正与他在一起时,总有想要道歉的冲动,就算他们都衣冠整齐甚至都没碰到对方。他想到,Eduardo总会看着Mark睡颜移不开眼,直到有人抓了他个现行,而Mark从没能注意到他的冰箱早就被扫荡一空,却总能捕捉到Eduardo的情绪低落。


Chris也还记得在哈佛的最后一学年里,Eduardo那空洞的双眼里盛满了距离感,而Mark在和解的一个礼拜后仍几近崩溃。


Eduardo曾经那样对Mark微笑如同他好似一颗明星;Mark会主动贴上Eduardo碰触却厌恶来源于其他人的。


Chris的生活简直太特么操蛋了甚至连可笑都称不上,而他真特么一丁点儿都不知道他该如何是好。


“老子不管了,” 他宣布。“让我们来点烈的。”


//


”我跟你讲过吗,” Chris在片刻之后忍不住开口,此时黎明开始透过百叶窗间隙摸索进来,而Dustin再次把脸紧紧压在桌面上,“Eduardo爱过Mark什么的。”


Dustin对此嗤之以鼻。“我知道我们没有那么全知全能—洞悉一切—我们不像你这样无所不知,但是某些事就算从外太空来看也是大写的明显啊。”


“你又不在外太空。” Chris吐槽道。


“我本来可以的,” Dustin说。“不过这特么一点不影响这件事到底有多明显好么。”


“是啦,” Chris说。“不过我的意思是。” 他停顿了下,“我本来要说啥来着的?”


“Eduardo以前喜欢过Mark?” Dustin提示了下,仍然面朝下。“还有个好消息是,啤酒真的棒棒哒。”


“酒是/万恶之源/,” Chris嘟哝着,然后试图不去想他肚子里的惊涛骇浪。“傻逼宇宙。”


“宇宙?” Dustin说。


“我肚子里全是浪,翻搅个不停,” Chris解释说,条件反射似得试图解释一切。


“噢,” Dustin说,一本正经地。“愚蠢的月亮。”


“没错,” Chris说。他脑内的一部分意识并没有被啤酒劫持,并渐渐逃离了掌控,他模模糊糊地好奇起来它们会不会向外投射一些精神射线与其他共振,他和Dustin会不会在共享一段相似的醉汉波长。接着他开始考虑人能不能像骑马一样骑着一段波,从那刻起他放弃了真正的思考。


“我爱你的电波,” 他说。


“没关系,” Dustin说,用着宽宏大量的语气。“Eduardo喜欢过Mark。”


“对哒,” Chris说,然后他想起了他本想说什么。“是的,他告诉过我。”


Dustin坐起了身,Chris觉得紧跟随上简直是不可能的任务。他转而斜视着Dustin,希望这样能让他看起来有在集中注意力。


“他告诉过你?” Dustin说,语调尖锐。Chris早就软成一滩泥,难以招架犀利言辞,但是如果Dustin试图重掌身体控制权,那么Chris觉得自己有义务和他一起勇闯宿醉的战场。


他已经醉了。所以他有权乱用比喻。


“是的,” 他说,深呼吸了几次。“在哈佛的时候。”


“啥时候?” Dustin追问。


“嘘——,” Chris说,翻了个白眼。“我在想。”


“在哈佛的啥时候?” Dustin提示道。


“在那个哈佛耶那啥啊,” Chris说。“等会儿,我觉得我还醉着。”


Dustin大笑起来。“我也是。”


“Hooray,“ Chris说, 接着,”不,不是Hooray。”


“Booray?玩Booray牌时?” Dustin猜了下。


Chris仍在干爆宿醉还是继续醉生梦死吧之间纠结。/Booray/听起来几乎挺合理的。是时候该振作起来了。他呻吟起来。


“上帝啊,” 他说,试图把自己扯回清醒状态。“有咖啡吗?”


“咖啡,” Dustin重复了一遍。他绕过桌子然后帮助Chris站起身。他们两个人七倒八歪地冲到吧台。天了噜他的生活真是太悲伤了,就算Chris已经烂醉如泥,但是他对咖啡机上各种天花乱坠的设置熟悉到一定程度闭着眼睛都能操作。


“我爱咖啡,” Dustin在他们站在那儿静待咖啡沸腾时,满是狂热地开口。


“为了争夺咖啡我可以把你打爆,” Chris这么告诉他。


Dustin把他从头上下审视了一遍。“我可以把你干翻的,” 他最终结论。


“你不行的,” Chris说。突然他灵感一闪,“在股份稀释之后,” 他说。


Dustin懵比地朝着他眨着眼。”什么?”


“就是那会儿Eduardo告诉我他爱过Mark,” Chris好心给扩了个句。在他寻找马克杯而移往橱柜时,一阵阵头痛如影随形。“他喝醉了。”


“/我们/醉了,” Dustin说,不过接着皱起了眉头。“我有点想吐。”


“请务必移驾水槽,” Chris说。


“在股份稀释之后?”


“额,” Chris说。”我不知道水槽也有股份。”


“不,” Dustin说,伴随着一个Chris觉得多余的故作姿态的挥手。“Eduardo那动人的表白心迹。那是在股份稀释之后?”


“噢,” Chris说。在他身后,咖啡机叮了一声以示工作完成。“是,是,就是那会儿。”


起初,那感觉怪怪的。哈佛只剩下了他们俩,而他们都不确定是否还应与对方做朋友。之后,Chris变得足以胜任Mark身边的工作,大胆爱他手上的工作,开始毫无保留地做Mark的朋友,但仍然讨厌他,就那么点儿,因为股份稀释那件事。当他看着Eduardo那失去了最佳好友以及其信任的模样时,讨厌Mark变得极其容易。这不是说Eduardo什么都没做错——Chris也没有掺和其中——但是Mark有个正在蓬勃发展的公司,身后是揣着百万美元的投资人,而那会儿Eduardo正在为最后一学期的期末考试奋斗,没人告诉他Mark正在改变世界。


有天晚上,他们俩都喝醉了,Chris因跨越了整个美国倒着时差,Eduardo则斜抵在Chris寝室厕所的墙上,用带着颤抖的语调告诉他自己曾深陷对Mark的爱恋。他仍然爱着Mark。


就算如此,Chris仍爱着他的工作,包括它给予的挑战,它带来的机遇,但是在那之后五个月礼他都没回过Palo Alto。


“他砸坏了Mark的电脑,” Dustin此时的语气带着些许忧伤。


“他确实那么干了,” Chris说,勇敢地用不那么稳的手接咖啡。


“而他爱着他。”


“他也确实那么干了。”


Dustin从Chris手中接过了他的咖啡,然后双手环于其上,眉头紧蹙。室外,一团乌云略过,阳光透过百叶窗掠动,倾洒在房间里,Chris忍不住眯起眼。


“明天来临了,” 他说,透着一丝恐惧。


“Eduardo/仍然/爱着他,” Dustin说,慢了半拍。


他们盯着对方了一会儿。


/法克/, Chris腹诽。

TBC

这篇ME两个人的出场港真不太多,但是我爱CD这俩醉汉<3 原作太逗儿了,不过真的大家有条件去看看原文吧,她的梗儿我都翻不出来...【懒比目前不想做注释_(:з」∠)_

评论(8)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