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椒肉絲

戆卵

【待授翻译】【TSN】【ME】Chris视角暖暖内含光au 二更

原文地址:http://moogle62.livejournal.com/123743.html

标题: what not to do when your boss is dating the guy he had erased from his memory: a user's guide by c. hughes

原作:moogle62

分级:PG-13

原Prompt:http://tsn-kinkmeme.livejournal.com/4426.html?thread=5962058#t5962058

Disclaimer: these are a) not based on the real people but their fictional counterparts from the 2010 film, and b) not my characters either. everything belongs to other people, the talented ones.

Summary: A TSN/Eternal Sunshine of the Spotless Mind fusion. mostly based on this prompt. In which Mark has a new mystery significant other, or so Dustin claims, and there is not enough alcohol in the world to make Chris's life any less stupid.

┏ (゜ω゜)=☞上一更


抱歉,我以为大家都会注意到暖暖内含光au....原prompt大致是诉讼之后花朵心碎至极所以擦去了所有有关马总还有他俩之间关系的记忆。而当马总得知此事之后他也紧跟随上。多年后他们偶尔相遇又有了联系并建立了关系。此文就建立于此背景之上_(:з」∠)_俩人都把对方忘光光了。


作者依然没有回我:( 汤和推还是锁的....真的要stk去goodreads吗...上周就翻了这么多..但是没有继续,先放出来再说。拖延症+翻得烂我的人生没有救了。求捉虫。




“好吧,” Dustin说,一只手拍在Mark大腿上。“解释。说明。详述。上。”


“把你的手从我大腿上拿开,”Mark回击。


Dustin兴高采烈的移开了。“为什么啦?”他问道,眼里仿佛闪着邪恶的光芒。“你的秘密情人会因此感到嫉妒吗,因为我偷走了他们的奶牛?”


“额,” Chris说。


“牛?” Mark说。


Dustin翻了个白眼。“你知道的,”他说,用一种对Chris而言预示着他下面所述绝非他想听的语调。“有句老话。能得到免费牛奶干嘛还买头牛回家呢?小Mark现在可是定期有的草啦!”


Chris脑内的画面绝对是是他用来辞职或是他能操起手边最近的东西狠狠的砸Dustin砸到死的最佳理由。Mark脸上的表情说明他大概也感同身受。


Dustin扬了扬眉毛。“快多告诉我一点你那个秘密情人,Mark,”他说,“这样我才可以停下你那些肮脏的性爱生活的幻想。”


这是Chris这辈子听过最赞的交易。Dustin惊人地善于诱导别人告诉他想要知道的事,就算他的方法各种意义上只是使人惊吓到一定程度,只想完成Dustin所有要求好让他尽早滚蛋。


“好吧,” Mark说。“天哪,好吧。不过这之后你得滚出我的办公室,不然我绝对会解雇你。”


这是Mark这辈子最没技术含量的威胁了,虽然他的确有实实在在的能力完成这个。如果在Mark每次威胁要解雇Dustin的时候,Chris能拿到一美元,那么Chris已经生活在他自己的私人小岛上了。


“成交,” Dustin欢快地说。“来吧。细节宝宝们。”


Mark小小的紧张了一下。Chris再也不习惯于见到这样自我封闭的Mark了。至少不是在只有他们三个人的时候。Mark的公众形象仍然是Chris的心头刺,但是Chris知道他可能是故意的。这就好像Mark或是Dustin故意对Kirkland的洗碗工程表以震惊,就好像他觉得自己已经造成了一大片混乱,而Chris不应该再让他重蹈覆辙。


这不像是Mark在媒体面前冷场。这不是故意的。这是Mark在情感翻涌,而不论是年龄亦或是成功都无法让Mark学会该如何更好地处理自己的感情。


Chris现在对Mark有说不出的怜爱之情,不过他也不知道该应对这种想法。最终他选择把这编织进他对Mark展开的笑容里,看着Mark拧着手指就好像这能让他找到合适的词来开口似的。


Dustin捕捉到了Chris的眼神,对他抛了个媚眼。Chris回以咧嘴一笑。


“我,” Mark说,作为开场白。他清了清自己喉咙。Chris看着他好像又退缩了,就好像看着他怒气冲冲饱受伤害的冲进了宿舍,而后把所有怒意倾注在一个摧毁了整个校园网络的网站上。Mark说,抬了抬下巴,故作目中无人的姿态,就好像他觉得他们俩会嘲笑他似的,“他叫Eduardo。”


Chris预想了那么多场景,这个名字绝不在他的名单上。


“额,” Dustin说,用着极其高的音调。“你说了,Eduardo?”


Mark点了点头,避开了他们俩眼神。“他来自巴西。他住在新加坡,但是他会过来出差。他比我们都大一岁。你记得几个月前我告诉过你我得了流感,我就在那会儿和他在Cambridge相遇的。我今天要和他一起吃晚饭。我想这些信息对你们来说足够了,或者说你们想听听看他喜欢我用什么姿势操他的吗?”


Mark听起来有点生气,代表他开着防御模式。Chris可以之后再考虑这个,但是他现在大脑已经全方面停止运转,只是在咆哮系统警告:/中止/,/中止/,所以深度分析现在对他来说难于上青天。


“他听起来不错,” Chris斟酌着开口,骄傲自己只是听起来有一丁儿像要被掐死了。“你,额,你有没有他照片?”


当然他有啦。Mark有点小变态。可以忍受范围内的,不过还是有那么点儿:毕竟他创办了Facebook。


Mark的手立马伸进口袋里摸起了手机,就好像刑满释放似得,但是他没有把它拿出来。”为啥?” 他怀疑道。


看到他这样让Chris打心底里有点受伤,就好像他仍觉得他们马上会嘲笑他一样,就算Mark现在已经23了,而且还是个基本上近乎占领全世界的公司的CEO。虽然Mark有约会的经验,当然啦,是和其他人,但是Chris从没有见到他用这种方式提起他们。他一定很喜欢这个男人,Chris意识到,紧接着从内心深处狂热祈祷Mark刚所说的一切只是一场身份信息上的巨大巧合。


Chris察觉到自己跌在了否认的边缘。


Mark皱着眉头说,“你不相信我?”


“我们当然相信你,” Chris开口,试图安抚Mark,但是Dustin插了句嘴,“没图你说个鸡巴!”这的确很有效。


永远不要低估Dustin的力量。


Mark掏出了手机,给他们看了张照片。


“好吧,/法克/,”Chris说。


//

“一切都会好的,对吧?” 是夜,Dustin在Chris家的厨房里带着丝绝望说道。“我的意思是,这一切铁定会顺顺利利的,对吧?”


“告诉我,”Chris说,“请你,我真是求你了,好好跟我说说这一切怎么/有可能/会好。“


Dustin在空中晃了晃手指,这是个略微有些烦人的/等会儿,兄弟/手势,然后埋头翻起了他的背包。


Dustin是世界上最年轻的百万富翁,但是他的背包是从Target买的。前面的图案是史努比。这就是他为什么是Chris最好的朋友的两个理由。


”继续,来呀,“ Chris说。“告诉我。”


Dustin直了直身,跑去搞了一箱啤酒放在了厨房桌上。“嗒——哒——!” 他说,对着Chris摆了个爵士乐手的经典姿势。“世界整个都美好了。”


“这看起来不像是个长久的解决方法,” Chris说。


“确实,“ Dustin赞同,“但是我们换个角度想想:等会儿你会喝醉的!”


“你说的太有道理了,” Chris说。


“我知道,” Dustin说,欢欣愉悦,然后站起身刨起了Chris的餐厅抽屉,看起来像是在找个开瓶器。最起码这是Chris所以为的他的意图,毕竟他之前已经推断错过了。


在这短暂的寂静中,整件事如同潮水一般涌回Chris脑内。Chris宁愿把它塞进某些精神上的厨房抽屉里,但是因为他的生活简直足够愚蠢到能评上奖,他根本没法逃避。


“额,” 他说,垂头把脸埋在他的手里。


“振作起来,” Dustin说,把Chris的开瓶器丢在桌上。“看我找到了什么。现在让酒精来治愈我们!”


“额,” Chris说,又一次。从他指尖泄露的话语听起来闷闷的。“就算是酒精也没法让一切变好。“


“你骗人!” Dustin驳斥道。“酒精可以治愈一切。“


“我觉得科学会对此表示异议,” Chis告诉他。


“我不想和科学搭上边,” Dustin说。Chris依旧躲在他手后面,这里安全黑暗,也没有人正在和他们已经从脑内清除的人打炮。这肯定说不上是什么史上最有效的方法,但在此刻对他说十分有用。


“Chris?” Dustin问。“嘿,Chris?Chris?Chris,你不能住在你手后面一辈子。“


“我会试着努力的,” Chris喃喃道,仅仅勉强抬起头。


Dustin给他竖了俩大拇指,还对着他咧嘴大笑。“不管怎么样一切绝对会变好的,”他说,以一种老子才不是Mark Zuckerberg的公关的语气。“你能解决这个的,对吧?”


Chris再次藏在手后。“我需要喝一杯。”


“你没给我信心,Christopher,” Dustin说。“我是一个等待你用正能量的填满我的棒球投手。”


“我不会用任何东西填满你,” Chris说。“把啤酒给我。”


//


在那夜的某一刻起,Chris停止用表开始用地上的啤酒空瓶数量来计算时间。Dustin打了个酒嗝,一拳锤在桌上。


“但是,” 他说,就好像他们中任何一人在过去十分钟里说过什么似得,“他不记得他!”


“谁不记得sei?” Chris问,挤了挤眼,然后怀疑地盯着他的酒。他可以发誓,一分钟以前那里头应该剩下更多的酒。


“Mark,” Dustin说。“他不记得Eduardo了,对不对?而且是shei不是sei?你的水平在下降哦,Christopher。”


“紧急状况,” Chris说。“在Mark在/和Eduardo约会/的这档口,平翘舌音这玩意儿的优先级排在第二位。”


“你还可以说/优先级/这种拗口的词,”Dustin说,听起来满是敬佩。“嘿,我也可以耶!”


Chris朝他丢了另一瓶啤酒。“这说明你还不够醉。还有不。”


“啥不?” Dustin问,和开瓶器进行了一场短暂并以胜利告终的斗争。


“他们俩一个都不认识对方,” Chris说,猛吞了一口酒。“他们不可能会。”


“那么,额,” Dustin说,紧接着摆了个鬼脸。“我们要告诉他们吗?”


“我不知道,” Chris说。他喝光了他的酒,说不准这会有点用呢。“让我们在明早再考虑这个。”


“我一点都不期待明早,” Dustin凄然道。“早上只代表有坏事。”


“姆,” Chris说。“比如说和Mark来场谈话。”


“比如说宿醉,” Dustin说。


“你真烦,宿醉竟然是你的优先考虑事项,” Chris说,“我的工作太鸡巴烂了。”


Dustin把另一瓶酒推往他的方向。“跟啤酒说去。”


TBC


后面是回忆_(:з」∠)_有点虐......CD真的乱可爱的....


评论(11)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