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椒肉絲

戆卵

【待授翻译】【TSN】【ME】Chris视角暖暖内含光au

原文地址:http://moogle62.livejournal.com/123743.html

标题: what not to do when your boss is dating the guy he had erased from his memory: a user's guide by c. hughes

原作:moogle62

分级:PG-13

原Prompt:http://tsn-kinkmeme.livejournal.com/4426.html?thread=5962058#t5962058

Disclaimer: these are a) not based on the real people but their fictional counterparts from the 2010 film, and b) not my characters either. everything belongs to other people, the talented ones.

Summary: A TSN/Eternal Sunshine of the Spotless Mind fusion. mostly based on this prompt. In which Mark has a new mystery significant other, or so Dustin claims, and there is not enough alcohol in the world to make Chris's life any less stupid.



抱歉翻到后面发现有语言暗示ME的体位_(:з」∠)_不是无差。

不确定这篇有没有人翻过所以先po一点点【。若已有前人翻过求告知。还在等授权,原作太太推和汤要么销了要么锁了lj许久不出没的样子?实在没回音我就可能要去goodreads【没人翻过的前提下

抱歉,我以为大家都会注意到暖暖内含光au....原prompt大致是诉讼之后花朵心碎至极所以擦去了所有有关马总还有他俩之间关系的记忆。而当马总得知此事之后他也紧跟随上。多年后他们偶尔相遇又有了联系并建立了关系。此文就建立于此背景之上_(:з」∠)_俩人都把对方忘光光了。


标题太长放不下_(:з」∠)_只翻了一点点也翻的很烂,所有错误都是我的。这篇原文超级可爱!!!!!!!而且原作太太的文笔很好啊啊啊啊啊啊!!!!超多pun感觉一点都不能驾驭!!!!!!!!!醒过来再改好惹!!!!求捉虫!!!




在这个不太令人愉悦的清晨时分,Chris仍忙于摄入尽可能多的咖啡因而免于对静脉注射上瘾,但显然Dustin毫不在意。


“Mark在和某人见面!”他宣告道,然后任由Chris办公室的门在他身后猛然关上。他抬了抬眉毛。在这个时间应付能让Dustin那么大反应的事对Chris来说绝对是太早了。


“什么?”


Dustin把自己安置在Chris办公桌的一角。Chris只是叹了口气,清了清那块儿挡路的文件。


Chris把他的腿从Dustin那双脏兮兮的球鞋的攻击范围内挪开。“这说不通,Dustin。”


“对吧?”Dustin说,显然仍在纠结Mark的爱情生活,而不是他的语言缺陷。他凑了过去,给Chris打开了电脑。“但他确实在。他完全—/笑开了花/。”


“Mark有拥有感情的权利,” Chris提醒他,这实在太早了,长期受难与忍无可忍之间已然只剩一线之隔。“现在滚开,不然我没法登陆。”


好吧,所以他/确实/踩在了那根线上。


“你知道我有你密码的,对吧?” 很明显Dustin读不懂空气。


“你知道如果你用了它,我就会在你睡觉的时候杀了你的,对吧?”


他们僵持了两秒,然后Dustin移开了视线。


“非常感谢你,” Chris说,登陆了电脑。


电脑发出了一道不甚热情的响声——Chris对它表以同情——接着不情愿地接受了Chris的密码。他收件箱里未读邮件的数量已经开始惊扰Chris的睡眠了。它们中躺着一封工作邀请。Chris一直没能打开它。


他又吞了一口咖啡。这些邮件可以等会儿再处理。而Dustin大概没法等。Chris转过身面对他。


“你刚在说什么?”


Dustin沿着桌边快速移动,卡在Chris和他的键盘之间。Chris试图让自己看起来有那么点儿介意。


“Mark正在和某人约会。Mark!我们的Mark!小机器人Mark!”


“他不是个机器人,” Chris说。“我这里有几百封邮件能提醒我,如果他是,那么我的生活能有多轻松,但是,呜呼哀哉,他不是。”


Dustin把手按在Chris肩膀上,差点儿从桌子上跌下去。Chris等着他开口。


“Chris,” Dustin说,郑重其事。“抛开自从维多利亚时期的同性恋之后,就没人说呜呼哀哉的事实外,我觉得你好像没得到我的点。”


“人们会说呜呼哀哉的,” Chris说,刻意地错开重点,得以欣赏困扰的颜色攀上Dustin的脖颈。“我就说。”


“/Christopher/,” Dustin哀嚎,“有些时候,我感觉你根本不听我说话——”


Chris从他多年的经验中得知,当Dustin开始偏离自己日常的纠缠套路,走上戏剧性的悲伤咏叹调的偏门左道的时候,最好尽快听Dustin说话。


“好吧,” Chris打断道。“我刚听到了。”


Dustin凑了过去,眯起了眼睛。“真的?”


“Mark在和某人见面,”Chris说,头往后偏了偏,以拉开他鼻子和Dustin鼻子之间的零距离。“我们的Mark。以前也和别人约过会。”


Dustin带着胜利神色解放了Chris。“对!” 他叫道。“现在跟我来,帮我一起诱导他说漏嘴。“


Chris真的应该去找份不用和他朋友一起的工作。


//

在去Mark办公室的路上,Chris突然意识到——


“额,” 他说,真是最佳的开场白。“你怎么知道的?”


“我怎么知道的?” Dustin反问,转入主层。“为什么我这么酷?这是天生的。不要因为你永远没办法和我一样而感到悲伤。”


“噢,好吧,” Chris干巴巴地说。“一般来说,这通常只是没有尽头的痛苦。”


Dustin点了点头,摆出了一副/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的样子。Chris翻了个白眼。


“回归重点,” Chris说,“你怎么知道Mark在和某人约会的?”


Dustin耸了耸肩,“这归功于我生命中频繁出现的天才之光,” 他宣称。


“所以,你没有实际的证据?” Chris朝他嘶声道,在Dustin把他拉扯过几个办公桌时,尽量压低音量。“所以我们就这么两手空空地闯进去,还得和Mark来场人生相谈?”


“对哒,” Dustin欢快地说。“真的,Chris。我觉得你真的一点点都不懂我。”


有些时候,Chris祈求那是真的。他的生活会因此安静许多。在他不受控制的沉溺于生活的另一种可能——比如说安静的宇宙,而来不及拉回Dustin的时候,Dustin打开了通往Mark办公室的门。


Mark从他电脑前抬起头,眨了眨眼。“干嘛?”他说。


“我们,额,”Chris说,不知道除开/是来审问你那潜在的秘密重要另一半的,求求你不要解雇我们/之外,还能用什么完成这个句子,所以他停顿了一下。而Dustin,前所未有的厚脸皮,跳进了这场嘴上的博弈。


“我们知道你在和某人约会,”他宣布。


“是Dustin觉得你在和某人约会,” Chris纠正。


“Dustin基于现有数据作出了准确的判断,” Dustin修正道,“Chris,伙计,/看看他/。”


“瞅啥?” Mark急躁地说,紧接着带上了些防卫,“/什么/?” Chris忍不住深呼一口气,就好像他不小心掉到了一本滑稽小说里或是吸了一口Dustin那些秘密的带香浴盐什么的。这太蠢了,但Chris得在打量完Mark之后,才能分神思考这到底有多蠢。


距离上次Chris/认真端详/Mark已经过了挺久了:当你一直见到某人时,你不会注意到那些微小的变化,直到某天,你突然嘭的一下意识到他们足足瘦了18公斤之类的。Chris不曾注意到,但是当他花了点时间,然后,好吧,行吧,Dustin这次确实挖到宝了。


“你看起来不错,” Chris说,试图让自己的惊讶听起来不那么嘲讽。


Mark脸红了,然后立刻皱眉低头看向地面,


Mark/脸红了/。


Chris的大脑立即调整到国防战备状态一级:首要任务:获取所有细节。


Dustin发出了一声称得上恐怖的噪声表达满意之情。“Mark!”他感叹道。“我就知道我是对的!我就知道我一直都是对的!来嘛,坐到Dustin这边来,告诉我我是多么得正确。欢迎你来探讨细节。Dustin喜欢细节。” 他拍了拍自己刚征用的地盘儿旁的沙发靠枕,扬起了眉毛。


“Dustin一直他妈的喜欢用第三人称吗?”Mark问道,但无论如何他都走到了沙发那边。


Chris整个人仍晕乎乎的,但是他善于自己的工作,而他的主要任务基本上都关于/Mark/,所以当他花了点心思时,他的扑克脸总是完美无缺。他正了正神色,然后问道,“多久啦?”


“没几个月,” Mark说,视线坚定地投向Chris身后的墙壁。 即使Mark如今身居CEO之位,但他仍保留着19岁那会儿的习惯——在他感到不适或者情感外露的时候避免眼神接触,真正意义上的不吃不喝,以及不经施压绝不回应。


“你们怎么认识的呀?” Dustin投了一直球,拍了拍Mark的膝盖。“来嘛,Mark,我们需要一些细节。不过通常我的”我们“是指“我”。而“需要”我指的是”对糖分一样的渴求”。”


“因为那是你从未拥有过的东西,” Mark讥讽道。


Chris试图诱导Mark回正道,“我不想在我离开办公室的时候,身边拖了个对糖分——管特么是隐喻还是啥的——充满渴望的Dustin。Mark。别这样对我。”


“对,” Dustin在Mark弯曲手指好像在寻求键盘的慰藉的时候,半恳求半鼓励地开口。“快给我来点甜蜜的知识,抚慰抚慰我的心灵。”


Chris把Mark的老板椅拉到沙发前,然后沉入其中。


“Mark,” 他说。


Mark抬头望向他。


Chris笑得就好像在哄小孩似得。“嘿,” 他说。“你们怎么认识的?”


“在Cambridge,” Mark带着一丝犹豫最终开口。


Chris在脑内快速回忆了一下Mark的日程表,然而并没有找到除却哈佛之外其余关乎Cambridge的近期事项。对,那个哈佛。有着名为Kirkland的共享宿舍的哈佛..好吧,Mark在哈佛有Chris没察觉到的朋友这事确实有极其小的概率,而Mark仍和这些假设中的朋友有所联系的可能性更是微乎其微,不过空想为虚眼见为实,仍有一定几率这些朋友并不存在。现在Chris的重点在于:/卧槽/如果Mark在哈佛真的有Chris不知道的朋友。


总而言之,“你上次在Cambridge是什么时候?”


“额,” Mark说,再次低头盯着自己的手。


“额?”Dustin说,声音大到Chris耳里听到的都是大写字母。“Mark,你SAT明明考的挺好的啊。”


“这两者之间有什么联系吗?” Mark反问道,粗鲁无礼中参杂着尴尬。Chris翻了个白眼,因为他是地球上最好朋友的典范,所以他并没有指出这两者之间基本上毫无关系,也没有教训Mark应该在某些人(Chris)屡次三番的提醒下,面对特定的受众(比如媒体)时,在说话的艺术方面有所长进。


“当/额/变成你的辩护词的时候,这两者之间产生了联系,” Dustin说。“Mark Zuckerberg从不会说/额/。”


“真令人悲伤,” Chris追击。


Mark朝他怒目而视。Chris曾见过这个凝视惹哭过一个特别害羞的实习生。然而Chris作为一个老油条早就免疫了。


TBC


原作的话放在这里:

a/n: a help_japan fic for willow314159 , who not only made a wonderfully generous bid but who has also been legitimately the most patient person in the world while I dithered around and never managed to meet deadlines and lived with AN APPALLING INTERNET CONNECTION THAT APPARENTLY HATES JOY. So. Thank you, lovely willow314159 ! My endless apologies that it is so much later than I promised and hopefully you will enjoy this <3 Also, to laliandra , all the thanks and lemons in the world for being the best beta and also for existing.


并没有按照原文的分隔符而停在了奇怪的地方..


评论(15)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