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椒肉絲

戆卵

【授权翻】【TSN无差】gestures of resignation

原文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4737635

gestures of resignation

原作:cassie_p

分级:Gen

Summary:

总而言之,Wardo冻结了账号。事后想起来,这显然不是最佳选择。

Notes:

我知道我说过要给另一篇文写个后续,但当我看到这玩意儿时,我就觉得我得给这篇加个不错的序。

Warnings:内含一例针对同性恋的诽谤。

谢谢布丁太太给我要了授权!!!!!!!




我很难说我喜欢这篇文,但是这实在不能做我翻得这么烂的理由。这是这个系列后加的前篇,后篇由布丁太太 @佳能1500 翻译——没看过的点我 !





所以Wardo就这么冻结了账号。事后回想起来,显然这绝非最佳策略。他曾声明过这是最棒的吗?没有。但换言之,他/会预期到/Mark如此激烈恶毒的反应绝对是去尼玛的言过其实了。


他深吸了一口气。


…完全稀释后剩余0.03%的股份...

他知道他搞糟了。他不知道那意味着百分之零点零三。他也不知道那意味着Mark想要把他从公司里赶出去,不然为什么Mark要夺走他大多数股份?他没法炒了他,那绝对会招来恶评如潮。Wardo都能脑补出Chris说这话的样子了;Wardo想象着这世界上他最亲近的三个朋友是怎么在他背后秘密合谋,好把他从这个他帮着从零构筑的公司里踢出去。


“这是谁的主意?”最终他这么问道。他没有在哭;他也不会哭。如果Mark想要他走,那么,他就会离开。


“Saverin先生?” 他们其中之一询问。


他抬起头,静静地看着他们察觉到他发现了,明白他们精心排练过的演习并没能成功愚弄他。


“是Sean Parker,还是Mark提议说,稀释我的股份才是在不把我正式解雇的前提下,逐出公司的妥善解决方案?” 他坚定地盯着木头桌,而这上面躺着一份昭示着他最好的朋友们联合起来背叛他的文件。


最终,其中一位律师开口了。“我们不知道是谁最先提出了这个主意,”他这么说着,“但是,是Zuckerberg先生找到我们,并要求我们起草这些文件的。”


Eduardo抽着鼻子笑了起来。“好吧,”他说。“能借我一支笔吗?”


他们都震惊地眨了眨眼。他抬头看向他们。“用来签名。能借我一支笔,好让我签了这些文件吗?”


“Saverin先生,”他说。“我们可以跟Zuckerberg先生谈谈。我们可以就此进行谈判。”


“不用了,” 他说。他摇了摇头。不用谈判了。没有时间干这事了。


同一位律师再次开口,“Saverin先生,仅需一丁点儿施压就能说服Zuckerberg先生多给您一点股份。”


“不用施压了,先生,” 他妈妈把他教育得太好了,就算他正面临一场便于他最好朋友把他从人生中剔除的卑劣交易。“从我见到Mark的第一天起,我就在逼迫他。我曾以为…” 他差点被一个三心二意的大笑呛死。“我本以为,那只是因为他不知该如何回应。我本以为也许他...也许他只是在等待合适的时机。我本以为不是只有我一个人那么投入,也许他也曾回应。或者说最起码,不会丢下我。”


“Saverin先生,“ 他说,但下一秒他嘴角扭曲,仿佛他不知道该如何继续。“Saverin先生。”


“我本来是那么想的,但显然我错了。Mark想要我走,而我也不打算再去努力了。” Eduardo回想起哈佛,Kirkland那会儿。想起窗上的公式,还有FaceMash那时候。他想到在那些长达三十小时的编程狂欢之后,他会把Mark从电脑前拉起,推向床,而他则跟在身后一起跌跌撞撞,这样他们将会身体相贴着在早晨醒来(少数情况下,Mark的头会枕在他的胸口,他会在Mark头发上散发着的他的洗发水味中醒来,因为Mark一直忘记去买自己的)。在他爬上床滚在Mark身旁的那一刻,在他以为Mark的手会抓住他的衬衫前襟,把他拉扯上同一张床的那一刻。他曾以为,他本以为,他原以为。


“Saverin先生,” 其中一位律师呼喊道,从她脸上烦躁的神情还有另一位男性律师怜悯的神态上,他确信她已经叫了不止一次。她正拿着一支笔,那支他要求的,用来签离他曾拥有过的最好朋友的笔。他曾以为他在尝试。他曾以为那会有用。


“你确定吗?” 男性的那位说。他语气中的怜悯对Eduardo的迟疑毫无帮助。另外,律师们不是理应该是冷酷无情的吗?


“是的,我确定。” 他接过钢笔,然后他几乎不带颤抖的签下了花式字体。他深吸了一口气。Mark想要他滚,那他就滚蛋吧。


“Saverin先生,谈判过程将会毫无痛苦。只会有益处——”


“我说过不了,该死的,” 他咆哮道,下一秒那支钢笔划过桌面,他甚至没意识到他何时扔了出去。他任由自己泄漏那更像是哽咽的吐息,然后他交叉起双手手指。他前额抵在他相叠的大拇指上,他在呼吸中哽咽,绝望地想要再次冷静下来,好让他有足够的勇气把手从他脸上移开。他抬眼看向那位律师;试图想要拯救一段Wardo未曾知道已经破裂的关系的那位。“我很抱歉,我刚不是——”


“我能理解,”那位律师打断了他,在Eduardo试图让自己看起来更加愚蠢之前。


在这间位于他出力创办如今却打算视他为弃子的公司的全是玻璃墙的会议室里,Eduardo努力把眼泪憋回去。他为自己那在Kirkland的窗户上写下公式并任由一个喝醉了的Mark创建Facemash那一刻起就丧失了所有希望的可悲单恋而哭泣。他深吸了一口气,然后他眨眨眼试图挤走泪水。这一定是Mark稀释他股份的原因,因为他在工作中泄露了他的私人情感。他需要收拾好自己的心情,这样他才能做个Mark需要的CFO。他会一直照着Mark所需去做,因为他需要Mark。


Eduardo站了起来,扬起了下巴。“你们还需要我干些什么吗?” 他说道,然后他心满意足并自豪于他说话声音不带一丝颤抖。


那位女性律师回答说没有了,而男性那位摇了摇头。Eduardo点了点头离开了房间。他往楼梯间走去,但在他能踏上台阶前,一个身影朝他冲了过来。


“Wardo,嘿!Wardo,等一下!“ Sean·该死的·Park在Eduardo试图带着他仅剩的还算完整的尊严离开Facebook时大叫着出现。


“你他妈怎么敢这么称呼我,”他简直怒不可赦,因为Sean·该死的·Park,天杀的混账,就在刚刚偷走了他最好的朋友和他的公司,还觉得他有使用只有Mark才被允许的绰号的权力。


(他还记得Mark第一次这么喊他的情景。Mark喝醉了,被缺乏睡眠和一瓶Jägermeister放倒。


“/Dwarduh…Edwarrdee…Drwardee…你名字里有太多他妈的音节了,Dwadro,” Mark口齿不清地说,在Eduardo试图把他拖上床的时候,他因酒精而麻痹的手在Eduardo的衬衫上胡乱地刨着。“但是Ed又是个烂名字,Eddie也是,” Mark继续说着。


“为什么昵称非要从第一个音节那里头取呢,Mark?” Eduardo用一种可以称为宠溺的方式假笑道。“我曾以为你鼓励过打破常规,” Eduardo因把Mark从地上举起来而呻吟出声,“标新立异什么的。”


Mark朝着他咧嘴笑起来,他的眼睛闪着光。“Wardo是我的最爱,Wardo。” Mark发出的声音好像一只兴奋的海豹。“Wardo!” Mark大叫着,而Eduardo则边推着他上床边大笑出声。


“Wardo,” 在Wardo试图离开的时候,Mark闷闷不乐地喃喃自语。 Wardo走了回来,接着从后头环住了Mark。“我爱你,Wardo,” Mark耳语,Eduardo感觉到他在自己的臂怀里瞬间变得死沉。


“我也爱你,” Wardo朝着Mark颈背处的头发们细语。)


“我的名字是Eduardo,” Eduardo说,转身看着Sean·该死的·Parker。


“Eduardo,不好意思,” 他笑着的样子看起来十分无害。“我的错。”


Eduardo空白地盯着他。


“好吧,” Sean说。“那么,不管了,你是要离开吗。不错。“


“不错?” Eduardo问道。


Sean的双眼暗了暗,他的笑容染上了侵略性。“你明白Mark的暗示。他通常不是一个城府深的人,但是这次我说服了他,耍花招似乎是对付你的最好选项。”


Eduardo咬紧了牙关,眯起了双眼。“你他妈在讲什么?” 他嘶声道。


Sean抿嘴笑了起来,那笑声仿佛朝他心脏射出了玻璃碎片。“他察觉了你那病态的小暗恋,Wardo小亲亲。这是他自己的方式说,’实在是对不起啦,但是我对你不敢兴趣哦’。”


Eduardo瞬间面色煞白。“该死的闭上嘴;你根本不知道你他妈到底在讲什么。” 他握紧拳头,朝着Sean·该死的·Parker的愚蠢的脸揍了过去。


他侧过了头。“我不知道吗?你这种死板的家伙推崇像Facebook那么新潮划时代的东西的唯一理由,不就是因为你爱上了创办者嘛。你给了他你所有的钱,因为你病态的想要向他奉献一切,不过你最想要的不过是两个人私奔回到哈佛不是吗。死基佬们能在麻省合法结婚,对吧?” Sean嘲弄道。


“滚吧你,” 他低声咆哮,试着不从他语气中泄露出他受到的严重伤害。他的眼睛游离在房间内,试图找到什么能让他从这场对话中逃离。


“你们两个人在涉及彼此时,无论是私人方面还是工作方面都弄得一塌糊涂。你对Facebook来说是个糟糕的CFO,而,” 他似乎是发自内心地大笑起来,就好像伤害Eduardo Saverin是他最爱的打发时间的方式,“而你从来就不是Mark的速配对象。”


Eduardo吞下他喉间的肿块。“我明白了,行了不?我早就知道这…我的意思是,我曾一直希望…” 他深吸了口气,避开Sean Park的眼睛。“我懂了。告诉Mark...不要告诉Mark任何东西。我的辞职信将是周一早晨最先出现在他桌子上的东西,行了吧?” 他点了点头。他曾努力憋回去的泪水现在又慢慢蔓延积蓄在他眼眶里。


Sean拍了拍Eduardo的肩膀,他的眼睛似乎被点亮了。“一切都会好的,Wardo小兄弟。真的。”


Eduardo把他的肩膀从Sean Parker的手下抽离。


“Wardo?” Mark的声音从他们身后响起。他正从另一间会议室里走出来,一间有实实在在墙的。“嘿,Wardo!” 他开始慢跑过来。


Eduardo硬是憋回一阵抽泣。“什么都不要说,好吗?” 他快速地点了点头,他的眼神几乎黏在地面上,然后他转头跑了出去。


Mark眉头紧皱编织满了困惑。“Wardo?” 他轻轻地叫唤,回应的只有猛然关上的楼梯间门。


Sean转过头然后看向他,用他特有的那种怜悯神情。Mark拉近了剩余的那几步距离,轻轻地,警惕地。


“Sean,他妈的到底发生了什么?” 他语调缓慢。


“Eduardo走了,Mark,” Sean轻轻地说。“他说,” Sean深吸了一口气。“他说他从来就不是Facebook正确的CFO,他还说这公司在拖他后腿。他说如果他今生还想完成什么成就的话,离开这里走自己的路才是唯一方法。” Sean把手搭在Mark肩上。那是他刚放在Eduardo肩上的同一只手,就在Mark从Sean专门安排的股东会议中走出来的那时候。“他签了合同,Mark。他还说他反正他早就打算提议说降低他的股份了。他会在周一给你递交辞职信,还有他打算回纽约了。”


Mark差点呛死在他的呼吸里。“我——他——他不能就这么离开。” 他在喘息中哭泣。“他不能就这样离开我。”


“我为此感到抱歉,Mark。” 他肩上的手收紧了。“最好的方法的大概是不要去联系他,最起码不要在最近。离开你们这群活宝对他来说挺不容易的。他只是做出了对他来说最佳选择。难道你不想要他过得好吗?”


Mark胡乱咽下空气。他迷茫地点了点头。“我…好。好吧,当然。我只是,” 他指了指他的Macbook。”我打算开工,成不?”


“行,哦不,当然了伙计,” Sean说着,然后他笑得好像在安抚一个第一天离开妈妈去上托儿所的小朋友。“我会保证没人会打扰你的。”


Mark点了点头,然后他走向他的笔记本电脑。他假装自己并没有在连线时颤抖。在他每次试图带上耳机时,耳机都从他手中滑落。


在Mark进入状态后,Sean笑得像头鲨鱼。“计划通,“ 他对着自己喃喃自语。/时机正好开个庆祝派对吧,” 他在早退时暗想。


*****

周一从天而降,就算Mark看着它的到来(也明了它最终会来临),看到由FedEx寄送并躺在他桌子上的辞职信仍然很心痛,显然Eduardo已经回纽约了,而Fedex是唯一一家快到能让一个信件(又名这段友谊已经走到尽头的正式声明)在两日内横穿整个美国的快递公司。


Mark预想过这一天的来临,但是实实在在地看到那份文件躺在他的桌面上仍让他感到一阵心悸。他无法保持规律的呼吸,他得在眩晕击败他前老老实实地坐下来。


他把它放在了最后一格抽屉里,拒绝再把它拿出来直到Sean跑过来提及它。


*****

Mark在见过人事之后,准备告诉了公司其他人还有一些大股东,虽然技术层面上讲他们权力并没有他大,但是他仍需要他们的支持以运筹帷幄。


他走出办公室踏入公共办公区域。“嘿伙计们?” 他大喊。“喂?”他叹了口气,他今生第一百万次感叹自己长得太矮了。他又试了几次。最后,他一跃而上站在了桌子上然后吼道,“嘿!现在!你们的CEO该死的有话要说,我能不能请求你们给我一丁儿我给你们付了钱的工作时间来听我讲个该死的重要到爆炸的消息?”


他看着所有本在工作的家伙都都他妈抬起了头,然后投射注意力到他身上。“谢啦,” 他喃喃道,跳了下来。


“今天早上,我们的CFO Eduardo Saverin先生辞职了。我们还没有新人选,所以在这段过渡时期,Sean Parker会临时担任我们的CFO。所有关于财务的方面的东西都会直接转到他那里。你们可以私下和他沟通,” Mark指了指Sean站着的地方,“你们也可以用邮件联系他,地址现在变成了sparker@cfo.facebookadmin.com。 谢谢你们的注意力,现在滚去干活吧。”


Mark在他整场发言中都小心谨慎,以保证平板的语调和空白的神情。他明白这对Wardo来说是最佳选择,但他在迎上Dusin的愤怒和恐慌之前逃离了房间。


/我想要Wardo过最好的生活/,他试图说服自己。在那一瞬间他承认自己被彻彻底底打败了,他跪倒在马桶前吐出了三天前勉强咽下的甘草糖和激浪,Wardo离开他的那一天。


******

每个人在意识到他们的此生最爱永不会回报爱意(外加他刚失去了最好朋友的天崩地雷的现实,还有他从没能让父亲为自己感到骄傲)后有做个凡夫俗子的权力。所以在Wardo从Palo Alto回到New York的那天,他选择在沙发上渡过。他躲在自己的睡衣里(好吧这件衬衣是他一年半前从Mark的洗衣篮里偷来的,因为一直都是Wardo在帮他洗那些该死的衣服,所以他确实有权力偷拿一件该死的衬衣的,对吧?),坐在他的沙发上,从冰激凌里直接汲取了十磅的体重,然后在恋恋笔记本,连着泰坦尼克号还有(因为他显然是个受虐狂)星战三部曲的重拳连击下最终被击倒埋进他的枕头里不顾形象地嚎啕大哭。


******

当他醒来时,他发现他头发里有坨融化了的冰激凌。就算有人再怎么沉浸在追悼失去他人生中最重要的那个人之中,仍不禁对此情此景捧腹大笑。就这样,Eduardo笑得如此用力以至于他从沙发上跌落下来,这简直太搞笑了他的生活已经荒诞不经到这种程度他却只是窝在这里,于是又那么狂笑了好几——分钟?秒?小时?——一段时间。当他最终停下大笑的时候,太阳从他沙发对面的窗口闪着光,融化了更多的冰激凌,当他试图把它整整扔掉的时候它已经近乎一锅汤汤水水。


他把大概已经变质发酸的冰激凌丢了出去,然后开始打扫他的起居室。每一张DVD都被放回了盒子里,而每个DVD盒都按照字母表顺序放回他的架子上。他的枕头被放回到了正确的位置;他的桌面上的摆设被重新归类放置好让这冷冰冰没有人情味儿的公寓多了一丝舒适。如果无视那些枕头上的泪痕,他的起居室看起来简直就是个年轻商人该有的标准模板。


那些泪痕最终会随着时间而干涸,而在那个时刻,那个曾经天真的哈佛学生,就会被Eduardo Luiz Saverin,一个身经百战的商人所替代。


******

“我再也不会和你讲话了,” Dustin说,斜靠在Mark办公室的门边。


“你在这里站了多久?” Mark推开他走向了自己的办公桌。那上面有袋开过的甘草糖(/Wardo离开那天的同一袋/,他脑内细语),地上还有堆成金字塔状的功能饮料。他坐在他的椅子上,丝毫不在意他正坐在一堆文件上。“Linda今天早上是不是忘记做清洁了,还是怎么的?”


Dustin转过身。”我告诉她休息一天。“


“我以为你再也不会和我说话了,” Mark面无表情道。他的眉头紧皱。“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她是我的员工。”


“作为一个彻头彻尾的恶棍的惩罚就是你得打扫你自己屎一样的办公室,该死的,在你可怜的人生里就这么一次,成不!”Dustin尖叫着。他在哽咽,他的脸变红了。


Mark像只猫头鹰一样眨了眨眼。“什么——”


Dustin嘲笑道。“而你甚至狗日的不知道我到底在说些什么。该死的大人物,你他妈就是个白痴。”


Mark站了起来。“我不知道你他妈到底知不知道,Moskovitz,我还是你的老板,也是这家公司的CEO。所以在我解雇你之前闭上你的臭嘴。”


“像解雇Wardo一样解雇我,啊?” Dustin猛然一拳打在Mark的桌子上。“你知道吗,Zuckerberg,你他妈请自便。” 他讥讽地笑道。“你知道的,把我和Wardo从这间公司里弄出去你还剩下谁?”


“我不知道你在说——“


”没有人,Mark。没人。在这个世界上只有三个人他妈的把你当人看。三个。Wardo,我,还有Chris。在你解雇Wardo的时候你失去了一个。Chris无论如何都把作为Wardo朋友的身份放在首位,所以他也跑了。而如果现在你解雇我,你就孤独一人了。” Dustin直直地对上Mark的眼神,就好像他在寻找什么似的。有那么一瞬间,他脸上因怒意聚集的面具露出了裂缝,泄露出他心底的恐惧。渐渐地,他脸上的恐慌转变成了嫌恶。“我希望您万寿无疆,Zuckerberg先生。您值得永恒的形单影只,” 他直白吐露。


“Dustin,“Mark在他转身离开的时候出声。“Dustin,是他离开了。我没有解雇他。是他/离开了/,” Mark的声音破碎了。他咬紧牙关好让语调不再颤抖。


Dustin闭上了双眼然后转过身。“是的,Mark,” Dustin好像正对着一个智障儿说话似的。“Eduardo离开了。在你把他的股份稀释至百分之零点他妈的三之后!”


“我——那——”Mark擅抖着做了个深呼吸。“我——我没有打算…他本不应该…” Mark的整个身体颤抖起来。


“把你的废话留到Eduardo找了群律师和你对峙的时候说吧。也许他们会相信在你已经腐烂透的身体里还藏着灵魂,” Dustin摞下这句话,而后猛然关上门。


Mark盯着那扇门,那扇门本用于将他从公司其他芸芸众生中标示出来,代表着他是那个创造者那个创始人,也昭示他本就有比其他人过得更好的特权。


Mark从不热衷于使用比喻,但他现在不禁觉得这扇门喻示着他生命中的某种可能已然关闭。


END

Part2点我 !


跪求大家指点渣翻译!!!!!!!!!!!!!!!!!

翻这篇我简直在受虐:)日了狗了个马牌立白←直接引用。

不管怎么样,我还求翻译文来点人品呢!!!!!ECON140为什么进不去进不去进不去进不去进不去!!!!我的整个schedule都乱了!!!!!!!炸了!!!!!!!!!!!!!!!!!!!!

评论(15)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