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椒肉絲

戆卵

【待授权翻译】【ME】Every Heart Should Have A Beat

Every Heart Should Have A Beat (Facebook Marriage Part 2)


原作:KayCeeCruz


原文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551644


分级:成人


声明:一切错误都源于我。授权还没拿到。有问题立马撤。


假结婚后续!


Summary:


They've made it to where they are. Married and together and happy about it. But Mark can't seem to find the words he needs to, he wants to tell Eduardo. It's a story about two people finding their footing in their relationship and loving all the way through it.


 "One sees clearly only with the heart. What is essential is invisible to the eye.”


Notes:


So. This is like hurt your teeth fluff and sweet mixed with some Mark angst because his curly head, really. Sequel to previous Facebook Marriage fic "don't love you (but I always will) written for TSN springfest.


Written for thesocialbigbang 2012. Amazing art done by chosenfire28 can be found here!


Comments loved and welcomed! <3





对,又是我。【点烟


爱你不爱你的后续!全文马总视角w纠结的马总有点可爱,整篇都是满满的爱意,甜的不要不要的!这篇真的好可爱!!!


这篇没那么短,所以我又要分好几次发了_(:з」∠)_现在这个状态大概可以日更?我随便说说的,我觉得我的鸡血可能已经化成风了~原文多用长句念起来特别有味道但是我翻译就一坨屎了。吃完饭回来可能会想再改改的【。欢迎大家指正!

排版什么鬼!!!!






Mark一直都觉得他年少时当他在某些决定上犯下错误的时候,他实际上没能好好控制自己(不过这或多或少和他情感方面的发育不良有所相关,他得承认这个)。在他把女人和动物做对比的那一刻,他并没有意识到自己头脑断了弦。(也许Erica没有立即回复他的交友申请是可以理解的。)他常常不能把自己脑内想说的话完美的表达出来。就算是现在,他仍是。


更重要的是,他觉得这一直以来都是他最大的毛病。


Mark Zuckerberg只需要通过自己脑/内/运行,外界的干扰(比如说Dustin说的话,Chris的斥责还有他老师的讲课)从来都没能入侵。直到他遇到了Eduardo Saverin。(那些运算法则还有他的世界在那一天大概是整个变了个样,但是Mark花了好几年才察觉到这点。)


不是说比起其它人他会刻意去多注意Eduardo说的话。(很多事情其中有好有坏,如果他多留意了Eduardo的话就不会发生,所以Mark觉得这没啥问题。)


事实上,他真的确实能穿过自己脑内那些层层叠叠的嘈杂的思考声/听到/Eduardo。他知道什么时候Wardo失望了,就算他不能(或是不想)去改变他的所作所为,Wardo的失望仍然困扰着他,在他脑内最细小的部分仍在小声抓挠抗议想要去改变。


直到Wardo砸坏了他的电脑(还有其他Mark不想提到的事情)并走出办公室之后,Mark才意识到与他相关的一切都是不同的。


Dustin把他们最终设法完成“把你们的烂摊子给我好好收收,伙计们,因为这他妈看起来太绝望了,行不行啊?”这一步称为奇迹。(看起来Mark需要让他少和Sean接触接触了。)但是Mark并不相信这些。(Facebook也许算是一个,看起来是挺不可思议的,但是你现在手里不就有一个嘛。)


这不是一个奇迹。


那是Eduardo。



Mark和Eduardo正在热恋中。


对任何人来说这不是什么令人震惊的真相(他们已经结婚了倒是挺方便的)但是对于Mark来说,这大概是个他花了好长时间,具体来说好几年,才想清楚的事实。所以当Mark视线穿过房间,掠过他的桌子或者是他们的餐桌看到真实的、与他相恋的、/属于他的/Eduardo正在那里时,他仍然感到惊讶。这些日子以来他才渐渐相信这一切是真的,不会转瞬之间消散如烟。


但是有些时候Mark仍然觉得它会。


这不是什么他已经和Eduardo确确实实谈过的话题,因为他知道如果他开口提及,那么他会得到一个皱眉,或者说更糟的,会是一个担忧的表情,那种当Eduardo逮到Mark连续编程七个小时,或者是发现Mark已经从前一天中饭之后滴水未进,又或者是抓到Mark凌晨三点在沙发上醒来时脸上担忧的神色。就是这个表情(睁大的眼睛,抿紧的嘴唇,那付Mark/讨厌的/欲言又止的犹豫神色)让Mark想要更加努力不要再犯,就算有些时候有些事难以避免。这些行为构成了Mark,而Eduardo爱Mark。(最起码他每天都在对Mark吐露爱语,这往往能造成Mark的心脏在胸腔内狂跳,他也常常在这之后羞于直视Eduardo,但是他会常常试着去亲吻Eduardo,试图通过吻来传递他的心意。)


所以,Mark爱着Eduardo。痴迷地。彻底地。这已经深入骨髓,编入他的基因,而他不想改变这个,不想也不愿意。但是他是Mark,说出口对他来说并没有那么容易。他还没有真的说过它们,因为Eduardo一直对他说我爱你而Mark只需要用“我也是,Wardo。” “对,我也是。”之类的来回复。他们已经结婚一年了,最起码其中一半的时间是在真的过日子(好吧,也许从头到尾他们就是认真地),他一直都觉得很快乐。比他之前任何时候都开心。他觉得Eduardo也是。


他并没有感到任何不妥直到Dustin张开了他那张巨大的烦人嘴。他走进Mark的办公室,后面跟着Sean。他没有时间来应付他们。相册的代码还是一坨翔。他还得和Sid还有其他律师的开个会,一个小时也没法结束。


所以他需要取消和Eduardo的约会。再次。


“出去。”


那没效果,当然他也没想过那能起什么作用。


“Mark,帮我个忙告诉Sean你当然已经跟你的老公说过你爱他啦。”


Mark停下了打字,视线并没有离开电脑屏幕。沉默一直延伸着直到Dustin爆发了。


“MARK!”


Sean开口道,“我告诉过你了。”


Mark重新开始修正错误的链接。



Dustin在Mark去厕所的路上把他堵在墙角(他们得弄个专门给Mark的私人厕所,这样这种事情就不会再次发生了)然后把他拖向Chris的办公室。Chris抬起眼,停下阅读手中的文件,然后抬起一根眉毛。他看起来真的非常疲惫,Mark得留个便条给Sharon让她强迫Chris好好休息几天(她甚至能恐吓Chris)。


“又是什么我根本不想知道的事情?”


Mark翻了个白眼。“Dustin是个白痴。”


Chris点了点头。“这能解释为什么你现在坐在我的办公室里吗?”


“Mark还没有跟Eduardo说过他爱他,” Dustin恼火地开口,把自己扔进Chris的沙发里然后一脸我被背叛了的表情瞪着Mark。


Chris等了一会儿,看着Mark,接着深深地叹了口气。“真的吗?”


Mark嗤笑道。“行了,这不关你们任何人的事,而且认真的,Dustin你得多来点儿性生活,不要再插手我的婚姻生活了,我当然已经说过了。”


Dustin眯了眯双眼。“你说过了?你真的跟Wardo说了’我爱你,Wardo‘那几个字吗?“


Mark张开嘴想要说/当然他早就这么做了,你他妈在想什么/,但是他猛然闭上嘴因为,好吧。


Chris的脸色变得柔和起来。“噢,Mark。”


Mark不想和Chris进行一场对谈,他摇了摇头,疯狂地摇起手试图表明自己的观点。“他知道的,好吗?”


Dustin看着他的样子就好像他觉得,Mark是个完全不知道该如何表现成像个有感情的人类男孩的机器人一样。“但是你真的说了那三个字吗?”


“我——我不用确切的把那句话说出口,Dustin。Eduardo知道的。他不需要我去——我们挺好的,行吗?别管这件事了。“


他站起身直直走向门,但在出门前仍未错过Chris朝他看来的忧伤眼神。



他们四个一起工作的原因是他们在这个四维的友谊里各司其职。这对其他人来人说或许听起来意义不明,但是实际上这种分工挺靠谱的。Mark是冷漠的,但是无论何时他都能保持诚实。Eduardo给大家带来慰藉,虽然有些时候这在他身上会带来反效果,但是他从来都不打算去在意。Dustin从来都不打算任由他们严肃地过日子,也一直无限量提供着达达牌开心果好让坏日子过得稍微顺心些。Chris——Chris是他们的先知。他知道他们需要听到什么。不是他们想要的,但是是那些他们需要的。在其他人由着感性主导的时候(有些他们无法控制有些他们从未展现)他仍然保持着理性。


所以当Mark发现Chris坐在他办公室的沙发上,安静地翻过一页文件而电脑在身旁轻轻地发出嗡嗡声的时候,他并没有感到多惊讶。Mark在门边犹豫着,但是这对躲避Chris从来就无效。


他知道Mark住在哪里。


“会议进行的怎么样?“ 他抬起头,关上文件夹然后用他坚定的目光直直地对上Mark的。


“和以前的没什么两样。” 他把电脑放置在桌上,挺了挺肩膀然后背靠在桌子上。“一切都很好的,Chris。“


Chris双腿交叠,双手相扣放在了他的大腿上。”我从没说过哪里不好。”


Mark喷了喷鼻息,交叠双臂然后看向他。“你不需要/说/任何东西。你脸上那个表情告诉我你想和我谈谈。”


“你为什么还没有告诉Wardo你爱他?”


他做了个鬼脸,转过身打算绕到他桌子对面,但是Chris的话使他停下脚步。


“我已经知道为什么了,Mark。我只是想听你亲口说出。”


Mark没有回头。“你知道?”


“如果你说出口了那么这代表你是认真地,但是如果你搞砸了然后Eduardo再次离开,这会让你伤的更深。”


草。


Mark摇了摇头,始终没有看向Chris直到他在他椅子上坐下。坐在他桌子背后让他觉得更能掌控好一切。Chris从沙发那里盯着他然后等待着。Mark突然想起Chris可以等很长时间。


“我不知道你想让我说什么。” Chris还是盯着他。“好吧。是的,我确实在和Eduardo相恋。一切都很好。我不想—他本没想过回来的,Chris。”


Mark还是无法大声地把这些说出口。他还是没法相信因果报应不会掉在自己头上,顺带儿把现在的美好生活带走。


Chris又花了几分钟安静地看着他,然后点了点头,站起身。“好。“


”就这样?“


他朋友的眼神在耸肩的时候变得亲切。”我可以告诉你Eduardo也同样爱你,而且他也没打算走。你已经测试过了,你本来想尽办法把他推得远远的,而他也花尽心思离开你,但是这行不通。你觉得这告诉了你什么?“


Mark移开了目光。”我不知道为什么他要回来。“


Chris发了出个恼怒的响声。”问他,“ 在他转身走出去之前他落下这句话。


Mark看着他在Dustin办公室门前停下。Dustin一直忍不住看向Mark的办公室。虽然不知道Chris跟他说了些什么,Dustin看起来放松了很多,还朝着Mark温柔地笑了笑。


他转了转自己的椅子,唤醒了自己的电脑,找到他上次编程半路停下的地方,然后把自己丢进工作中。Mark再也不想去考虑这件事了。



事实上,当Eduardo开口告白或者说他原谅Mark的时候都足以真诚到让Mark无法质疑。从来都没。


而问题在于,他们间发生的所有事情都是崭新的,Mark则担忧这段关系的易碎和脆弱,他不知道该怎么应对这个。Mark想要Eduardo有和他一样的感受。但这对他来说从来都不容易。当他想要——跟Eduardo开口的时候,那些词句都堵在喉咙口。


无论如何,Mark想要对Eduardo倾其所有。



Sean朝Mark翻了个白眼,然后说道,“Mark,别犯蠢。”


“为什么你们每个人都对我这么说?” Mark叼着一瓶啤酒含糊地抱怨道。Eduardo正在外头出差,所以Sean给Mark作陪。


“因为你是个傻瓜。”


Mark朝着他的啤酒瓶皱起眉头。


Sean在他身旁叹了口气,“你是个行动派,Zuckerberg。所以。行动起来啊。”


Mark不知道到底是他自己醉了还是Sean真的在感情上给出了个/真心/不错的意见。



他要比以往更加努力因为这很重要。


Mark是那种更关注结果的人。一直都是。这不是说他不明白旅途的过程有的时候比终点更为重要的观点。他完全能理解。


但是同时他也觉得这完全是错误的。


你的目标就/应该/是重要的。


但是他也知道细节——无论多小——都能决定成败。


所以他决定就算他不能把那三个字说出口他也要找到方法能把心意展现给Eduardo。如果有可能的话尽量用些不是那么蹩脚的方法。Dustin提议糖果和鲜花。Mark告诉他这就是为什么他从来没能约到炮。Sean提议他们可以去Ibiza参加那个即将开幕的白色派对*好让他们好好享受下做gay的乐趣。Mark回复说天哪我们才不会去还说就算他们去了,”你也不会被邀请的,Sean。“


当Mark询问Chris的时候,Chris说,“我不会加入的,”但是在手掌后隐藏了个笑容。


实际上是Sharon给了他灵感。


“也许你应该烧饭给他。他最喜欢的食物是什么?”


Mark说,“Paella。”


Sharon眨了眨眼。


“什么?”


她尝试隐藏一个笑容的意图彻底失败了。“不。我只是——只是没料到你真的知道。不好意思。”


Mark并没有惊讶也没有感到冒犯。真的。


“不过话说回来那他妈到底是什么?”


”好吧,我也不知道它到底是什么,当然对做法也毫无头绪。但是他曾经告诉过我,他离家的时候最想念的食物就是这个了,” 他回复道,不过他觉得这玩意儿大概挺健康的。当他抬头看到Sharon那副被闪瞎的表情时,他忍不住做了个鬼脸。


曾经有那么段时间Sharon害怕他。(也许那从没发生过,因为她比他这辈子能达到的吓人程度还要更可怕,但是当她出现的时候她总是挂着一副正常的表情。)


“我会给你找个食谱的。”


Mark觉得这会让他的计划不够完美。


“不用了。”


“不用?“


他看向Sharon。“我会自己搞定一切的。”


---


那一晚在Eduardo洗澡的时候,他扫过Eduardo手机里的电话号码,然后在自己的里存下了他所需要的那一个。


TBC




*The White Party is the name of a number of circuit partiesheld annually, catering to the LGBT communities.

评论(16)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