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椒肉絲

戆卵

【MEM无差】Hundreds of Them (平行宇宙梗&一发完)

原文地址:http://tsn-kinkmeme.livejournal.com/3654.html?thread=3569734

Prompt: Mark and Eduardo wake up in a universe where they've been in a committed relationship since college. They play along until they can get back to their own world, not realizing that they are, in fact, from the same universe.

Disclaimer: Complete fiction. In no way related to the actual persons so named.


可爱的平行宇宙梗www,我又来糟蹋原文发垃圾翻译了!因为是匿名版所以授权问题很尴尬_(:з」∠)_,如果有问题那就撤撤撤。错误都源于我,欢迎大家指证。


一天早晨,当Mark醒来的时候,所有事都感觉起来不太一样,但他不能确切的说出到底为什么。这屋子不知为何让人感觉不同。他看了看四周,但是所有东西都好好呆在原位。他摇了摇头,试图把这种不安的情绪从脑子里甩出去。他起床洗漱做好准备,然后跑去上班。


工作的地方倒是没什么异样,所以Mark开始放松。Dustin走了进来跟他讨论了个许可问题。他发誓他上个礼拜就搞定这个了。也许他只是觉得自己做过了而已。这事时有发生。


“嘿,所以Wardo到底什么时候才从他的旅行中回来啊?” Dustin问道。


“什么?”


Eduardo在一个错误的酒店房间醒来。或者说,好吧,这感觉起来是个错误的房间。这几天他压力挺大的,但是他确定自己是在希尔顿里睡着的而不是在万豪。不过,他所有的私人用品都在这里。而且他的旅行路线确实包括了这个酒店。诡异,可能是他出差太多次弄混了吧。


他冲了个澡然后穿上衣服。他打开电脑然后查了查邮箱。那里躺了封来自Robertson的邮件,他本应和他在一个半小时后(再次)会面的。Robertson的邮件里对他的拜访表示了感谢,还说了他已经核对过Eduardo展示的数据了,他对此十分满意,所以看起来他们没必要再开个会了。Eduardo不得不赞同这个,因为他从一开始就不是那个想要来场会议的人,但是他对Robertson竟然是那种因为想要开会而开会的类型感到震惊。也许Eduardo是误判他了。Eduardo给他回了封邮件,里头全是附和赞同还有些关乎礼节的陈词滥调。所以突然间,他现在有好几个小时没事可干了。他看了看日程以再次确认航班信息,随即又扫了一遍。为什么他要飞去SFO?


这时他的电话响了,他接了起来,心烦意乱,“你好。“


”你好,Eduardo。“


”妈妈?“


”对,Eduardo,我是你妈妈。我不会惊讶你连我的声音都认不出来了。我们已经好几个礼拜没有联系了。“


”对不起妈妈,我最近工作缠身。“


“哦,行吧,你工作太认真了。”


他们聊了几分钟。他妈妈慈爱地唠叨起各种琐事,他的工作习惯,他的出差,他鲜少拜访还有他的体重,Eduardo在其中渐渐放松起来。不过他忍不住对最后一项抗议出声,因为,真的,她到底是怎么能知道,难道她能听出来他瘦了吗?


“你一直太瘦了。你应该多吃点。”


“我发誓我吃的够多了。”


“Hmm。好的吧,我必须得挂了。你得好好照顾自己。”


“我会的。爱你。拜拜。“


”我也爱你,再见。哦,对了,替我跟Mark问声好。”


“什么?“ 他问道,但是她已经挂断了。


Mark好奇这会不会就是得了动脉瘤的感觉。这不可能是真的,他估计快要死了,而这是他大脑的最后的挣扎,企图构造一个它自己的小小世界。在Dustin离开办公室觉得Mark只是在跟他开玩笑之后,Mark在网络上搜索起来。他找到了很多新闻还有照片。天哪,他自己的Facebook页面,/Eduardo/的Facebook页面。依据他所有能找到的东西,Eduardo和他早就在一起了,他们已经建立关系好几年了。他没法精准的找到他们何时跨越了朋友的界限,不过这件事似乎发生在Thefacebook上线之后,但是在他们来到Palo Alto之前。


他找到越多,这一切就看起来越不真实。从来就没有什么脱离团队,而且当Sean还在的时候,他也不是什么重要的部分(他确实对Facebook的发展起了一些作用,但是他和Mark的关系并没有那么紧密)。这里也没有Christy(好吧,她确实存在,但是她从来就不是Eduardo的女朋友,她甚至给Facebook工作了几年)。他们也被Winkleivoss兄弟还有Narendra起诉了,但是赔偿数目没有那么大。Eduardo名下的股份不是30%也不是34%,但他有24%。所以,他们有过股份稀释,但是没有达到”死亡证明“的程度。


Mark甚至不能编程。网站几乎是一样的,但是有些细节问题横在那里,老是让他止步不前。有些他已经完成的事情变成了待定事项,而有些已经完成的是他还未动手却一直都在构思的,还有些细微的地方直接变了样。换句话说,在千千万万个他作出的决定里,每一百个中大概有一个,他走了不同的路,而其他都是相符的。这不是不好,还是什么。大多数的选择和他自己世界的都相差无几。只是剩余的很多决定是他考虑过,却最终没有选择的。但是其他他确实这么做了。他现在光是想想这些,他就已经晕头转向了。


在几个小时之后他选择放弃,然后告诉他的助理他要在家工作。在他出门的半途中,Dustin逮住了他,说了些天真的话,关于在迎接Eduardo回家的时候应该玩些花样儿什么的。Mark压下想要解雇他的冲动。不过那不重要,大概。当Mark对他这么做的时候,他的Dustin从来都没能注意到。


Eduardo差点错过了他的飞机。他甚至不知道他应不应该坐上去。所有的一切都太奇怪了。他喜欢科幻小说还有多重宇宙的理论,比如平行宇宙或者其他宇宙之类的,他一直觉得这种东西很吸引人。但是他现在他生活在其中,这一切难以理解,他简直要无法呼吸了。他好奇他到底是怎么穿越的。他在意为什么他会穿越。他更想知道这个世界的他们为什么会变成那样。他也想知道这个世界的Mark是不是会有所不同。


Mark在房子里游荡,然后察觉到他早上错过了什么。衣柜里有Eduardo的衣服。厨房里有真正的壶还有锅子。浴室里多了点东西。起居室里有些照片,他们的还有他们的家人的。本应是一间客房的地方变成了另外一个办公室。


Mark走进了Eduardo的办公室然后四处张望。他没有找到任何真的能告诉他这个世界的Eduardo是什么样的东西。所以,他走进了自己的书房然后登陆了电脑。他翻找了任何他能找到的来自于Eduardo的电子音讯。除了有着特别明显的亲密口吻之外,它们都看起来和Mark知道的那个Eduardo没什么不同。不过,诚实来说,当他们还是朋友的时候,Eduardo一直都挺亲昵的。



Eduardo深呼吸了一下,然后把钥匙插进Mark的房子门锁里。他的房子。这是那个他和Mark共享的房子。和一个Mark。他打开门走了进去。他放好自己的包然后关上门。当他转过身的时候,他差点跳了起来。Mark就在那里,看着他。


”我以为你还在工作。“


”对,我今天早回家了。“


”为什么?“


”额。因为你今天要回家?“


或许Eduardo应该猜到这个的。他觉得他让Mark稍稍有点紧张了。”哦,那真贴心。“


Mark走了过来然后抱了抱他。Eduardo震惊了几秒然后回抱了他。Mark退出拥抱的时候,Eduardo正朝着他微笑。


”我很想念你,“ Eduardo说,试着说些他希望他平常会说的话。或者说是这里的Eduardo日常用语。


”我也想你。会开的怎么样?“


”挺好的。“


”那不错。“


”你工作怎么样了?“


”好吧,你知道的,和平常没什么两样。Dustin挺烦人的。“


”我震惊啦。“


”行啦。你今晚想点点外卖吗?“


”好呀。“


他们点了餐。Eduardo觉得自己在蛋壳上走路。他呆在自己的躯壳里却感到分外尴尬。而Mark看起来察觉了这个,表现得踌躇犹豫。最荒谬的大概是Eduardo竟然对这个Mark生不出一点点气来。不是说他对自己的Mark发起火来得心应手。他曾感觉到的愤怒早就已经消散了,大多数都被一种疲惫的麻木所替代。所以他无法舍弃那最后一点点残留的愤怒,好让他能在Mark周围时让它们稍稍探出头来,因为这看起来才是更合理的态度。这个Mark,就算Eduardo能清晰感觉到他就在身边,他勾起了Eduardo在他们都还是哈佛学生那会儿对Mark的那种喜爱。


晚饭到了,Eduardo鼓励着Mark来谈谈他的工作进程。一旦Mark开始谈些细节,他看起来轻松了很多。他还记得这个,如果他只是轻柔地引导,而不是唠叨,那么Mark就会打开话匣子,他的眼睛会被点亮然后他会告诉Eduardo他最近在干些什么。他的话听起来是那么的激动人心,就算Eduardo只听懂了这些内容的三分之二。他想念这个。


Eduardo在浴室里做着上床准备。Mark已经在床上了。他不知道自己到底该怎么表现。他感觉自己举止怪异,充满不确定还看起来不太适应。在晚饭的时候,一切变得好些了。他们好像回到了大学时代,那时候Eduardo一直围着Mark团团转,不是像只母鸡一样,而仅仅是让Mark觉得自己是被特殊对待的。那时候一切都很棒。他并没有意识到自己是那么得想念这个。他好奇这个Eduardo是不是在坚持不跨越界限上比他做得更好。他可以看到这样做的成果,这个Mark看起来很享受这样,时时刻刻都都想要感到特殊。


Eduardo穿着睡衣从浴室走了出来。Mark不知道哪里引人发笑,但是他确实在笑。睡衣是实实在在的海军蓝带着白色条纹,经典款。Mark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褪色的黄色短袖还有灰色运动裤。他们看起来多么不同。Eduardo爬上床。Mark向前倾了倾索吻,想着这大概是他该做的事。但是这吻快速的从纯粹的唇抵唇变成其他什么让人呼吸困难的事情。当Eduardo抽回身的时候,Mark盯着他,尝试着去想些能连贯说出口的话语。


“额,出差挺累的,所以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们能直接睡觉吗?” Eduardo说。


“啊,好的。” Mark回答道,带着疑惑却又欣慰。他觉得自己还是让Eduardo牵着走比较好。他本来想告诉这个Eduardo他不是他的Mark的,但是这说法听起来太疯狂了。更何况,更合理的解释是这就是他的生活,而其他所有他记得的事都是睡眠控制了他的大脑制造的梦境。如果某个和他结婚的人说出这种话,就好像实在否认这段关系一样。他不想通过这种方式伤害Eduardo。


Eduardo吓坏了。他根本不知道昨天那一吻是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他是那个把它从简单变为热情的人。之后也是他结束了它。而现在,他和Mark正在去办公室的路上。他昨天才发现他正在研发的新app是给Facebook的。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没在脸书办公——显然,这是最近才发生的事。不过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不是CFO。他一直假设如果Mark没有把他踢出去,那会是他现在做的工作。


当他们到达后,Mark陪着他走到办公室。他在Eduardo脸颊上留下一吻然后离开。Eduardo的助理给他过了一遍他收到的电话。她告诉他日程表上即将到来的事项,然后离开留他一个人。Eduardo坐了下来开始工作,试图找到些关于他工作他能做的事。昨天,他一直集中精力应对他和Mark的关系。而现在,他得去看看他的人生到底发生了些什么。


Mark并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如此表现。他一般不会那么热衷于身体接触的。一开始的时候,他告诉自己这是Eduardo所期待的。但是他并不觉得有这么简单。他几乎确定这是/他/的个人意志在主导——当他遇到和Eduardo有关的事情时,这是他自己期待着去做的。但是,在这之前,他并没有从那个方面考虑过Eduardo。当然如果真的有什么能让他这么想Eduardo,那一定能解释很多。一定有什么。


Mark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不记得这些事,为什么人生如此艰难。也许动脉瘤那个猜想八九不离十。也许他脑子生了什么病。突然间,这一切都变得非常真实,带着令人恐惧的可能性。他打电话给了家庭医生,当他尝试去解释的时候,他的话语乱七八糟不着重点。她聚精会神地听着还问了几个问题。但是他并不觉得他的回答能让事情看起来更明白些。她告诉他紧张和压力可能会造成记忆问题,不过她后天会给他做几个测试。他挂了电话,然后觉得好了一点。


他解决了那个许可问题,觉得这件事充满即视感。他还发现了个他以为自己两天前就发现的漏洞。他一整天就这么过去了。


Mark在回家路上并没有说太多话,Eduardo自己也保持着沉默,一路都在试图抚去头疼。这个Eduardo看起来一辈子都躲不开和Mark的联系。他本以为事实上并非如此,他以为这一切都和Facebook有关联,但是他没法把Facebook从Mark脑子里扔出去。这个Eduardo似乎很快乐而且再也不用考虑他父亲的想法,Eduardo喜欢这点。


他们到家后,Eduardo走进厨房,查看着他们有些什么,然后决定开始做晚饭。Mark走了进来看着他。这并不是什么复杂的料理,但是当他们坐下开动的时候,Mark看起来十分赞赏并一脸满足。


晚饭后他们看了场电影。Mark在沙发上斜靠着Eduardo。Eduardo很想知道为什么这个Mark比他的Mark更愿意身体接触。这感觉棒极了,几近舒适。


他们打算上床睡觉。Mark整晚都在脑内过着自己的记忆。他本来期待着在熟悉的环境里和Eduardo保持近距离会有所帮助,但是这看起来行不通。他已经准备好去尝试些其他了。当他们走进卧室的时候,Mark向上探去,然后把手勾在Eduardo脖颈后侧,迫使他低头。他亲吻着Eduardo,寻找着突破口。他一路闯进Eduardo嘴里。他用自己的舌头探索着Eduardo口腔内部,而Eduardo毫无保留地回应着。这很棒,这太棒了,但是这并不让人熟悉。


Mark发现自己被推搡着坐在了床上。他甚至都没注意到他们离它很近。Eduardo正在帮Mark脱掉他的衬衫,并试图摆脱自己那件。接着Eduardo把他推倒平躺在床上,然后自己坐在Mark上方。他亲吻着Mark然后用下_(:з」∠)_体摩擦着Mark的。Mark可以感觉到他裆部的硬热,也能感觉到自己已经开始回应。他急促地呼吸他的心脏狂跳着。不管他到底有多想回忆起来,这感觉起来他从没干过,而他也不知道要接着要怎么做。Eduardo向下摩擦,而Mark气喘吁吁。突然,Eduardo望着他,停下了动作。


Eduardo低头看着Mark,他的嘴唇红润,他的胸膛起起伏伏,但他不能这样做。“我不能这样,” 他说着从Mark身上翻下去,用胳膊遮住眼睛。


“Eduardo?”


“我不是,我不是你的Eduardo。这从来就没发生在我们身上过。” 他叹了口气。“你把我从Facebook扔了出去。”


“然后你起诉了我。”


Eduardo把胳膊从脸上拿了下去,然后转过头盯着Mark。“Mark?”


“Wardo?”


“Mark,当我下雨天去Palp Alto的时候你说了些什么?”


“我需要你。”


“哦,我的意思是——”


“哦,我说的是你被落下了。”


“这他妈到底发生了什么?”


“我一点头绪都没有。”


“所以这都是些什么事,接吻?如果你早知道这不是你的宇宙,你到底在干什么?”


“我的宇宙?什么?我以为我出了什么问题,比如我脑子坏了什么的。我以为我自己造了一堆新的记忆。”


“你本以为?“


”我甚至跟我的医生预约了好做点测试。“


”真的吗?“


”是的,真的。原来我本来以为,一个,额,一个脑中风或者一个大脑肿瘤比/其他/宇宙来的更合理一点。“


”好吧,不好意思。所以这到底是怎么发生的?“


”我觉得更好的问题是我们怎么能让这再次发生?“


”换回来,你的意思是?“


”对,如果说我们在这里…“


”而他们在那里?“


他们安静了几分钟。Eduardo泄出了几声大笑。


“怎么了?”


“我本来在想,之前的时候,我有多喜欢这个Mark。”


“昨天晚餐的时候,我也觉得我能看出这些事是怎么发生的。”


Eduardo笑了笑。”你说话的那个样子,我有点想念。“


”我也想念你那时候倾听的样子,就好像我是什么特殊的人一样。“


”你以前确实很特别。你一直都很特别,” Eduardo说着随机畏缩起来。他并不打算说出口的,至少不是这么大声。


”你真这么觉得?“


他本来打算说些玩笑话打发过去,但是Mark眼里的那丝脆弱让他转而开口,”是的。”


“谢谢。”


Eduardo耸了耸肩。


“Hey,Wardo。”


“恩?”


“知道有个宇宙我们没搞砸挺棒的。”


Eduardo可以对此展开各种评论,但是他最终选择附和,“对。”


“我好奇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发生的。”


即使Eduardo有个想法,他仍然决定说,”我也不知道。“


Mark从床上起来。”我打算在客房睡。“


”好的。晚安。“


”晚安。“


Mark离开了房间,在身后带上门。Eduardo想要把他叫回来这样他们可以再谈谈,但是他并没有这么做。他躺在床上,感觉到一点点寒冷。最终,他沉浮着入眠。


当Mark醒来的时候他睡在自己的床上。这很奇怪,因为他昨天晚上睡在客房里。他磕磕绊绊的从床上滚下来,然后走向衣柜。那里头只有他的衣服。他检查了下起居室—并没有照片。 而且这里只有一间书房。他回来了。


他找到了自己的手机,打给了Eduardo。


Eduardo接听了。”Mark?“


”Wardo,这听起来很奇怪,但是…”


“我是不是刚从另一个和你在一起的宇宙穿越回来?”


“对。”


“对,对,这确实发生了。”


“Wardo,再次...见到你真好,诡异,但是很棒。”


紧接着是好几秒的沉默,然后Eduardo温柔地开口,“我也这么觉得。再见,Mark。”


“再见。”


Mark挂了电话然后打了另一个电话。


”Mark,嘿,你还好吗?“ Dustin在刚接听那茬儿就开口问道。


”恩,我挺好的。“


”真的吗?因为前几天你表现得很奇怪。而且你和Eduardo之间肯定发生了点什么。你想要告诉我吗?”


“关于什么?”


“哦,比如说,为什么他会在这里?为什么他会和你呆在一起?”


“我们,额,我们尝试着坦诚相待。”


“这是不是说明你们要和好了?我可以打电话给Chris马?” Dustin问道,听起来十分激动。


“我还没做到那么远。但是事情...确实有所进步,我觉得。”


“好吧,那确实发生了些什么。”


“是的。Hey,我今天不会去上班。”


“为什么不?”


“因为我是CEO,蠢货。”


Dustin大笑起来。


“拜。”


“拜。”


Mark打电话给自己的助理,告知她今天他不会上班。当他挂断的时候他门前传来一阵敲门声。他打开门看到Eduardo站在那里。


Eduardo走了进来。Mark在他身后关上门。


“你在这里干什么?“


”实际上,我今天在这里醒来,和你一起躺在床上。我看了看四周然后发现我回来了。我找到了自己的包还有我的东西然后穿上了衣服。我叫了辆出租车本来在去机场的路上。然后你打了过来,我就叫司机转头了。


“为什么?”


“我非常确定他们,另外的你和我,是怎么在一起的。”


“怎么样?”


“那有个瞬间,我没有临阵脱逃而是亲上了你。我亲了你很久直到你开始回吻我。


”什么时候?“


”额,好吧,好像有上千个这样的时刻。具体是哪一个并不重要。“


”噢。“


”就是现在。“


Mark勾起嘴角。


Eduardo向前倾。


END


一直喜欢这种大熊推的温情小短文,虽然没有多甜但是结尾满是希望一秒甜到爆炸wwwwwwwwww


洋妞标的是Eduardo/Mark,不过就是无差。标MEM无差是我个人习惯。

虽然在实习然而没有事情做,所以有点小高产!不知道能不能保持!不过质量还是一直很烂啦wwwww想说要不要找个beta呢_(:з」∠)_

之后会是爱你不爱你的马总番外,然后大概是罗马假日au?列在这里比较有动力翻!另外,大家有什么想看翻译的文吗?求推荐AU文QAAAAAAAAAAAQ



评论(55)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