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椒肉絲

戆卵

【待授翻】don't love you (but i always will) 4上

原文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402770

作者:KayCeeCruz

配对:ME

分级:成人

授权:待授...没回我_(:з」∠)_有问题立马撤 错误都是我的

原作有些句子很美然而我翻不出来_(:з」∠)_马上要出去浪浪浪浪了然后打算出门前放一段..对,没错说着什么要不剩下一发完的我坑爹了还分成了两个部分。依旧没有beta依旧一坨屎,很多意译,最后弄完我肯定要大改特改,虽然有没有人会看也是问题_(:з」∠)_

手机弄格式好难…炸裂 有问题明天电脑弄

Eduardo在离开Mark办公室的路上被半路杀出来的Chris拦截拉进了个会议室。

“你得帮个忙,分散下Sean的注意力。”

Eduardo眨了眨眼。“什么?“

”额,我们现在有个能让Facebook垮了的大危机,我们得拼尽全力修复漏洞,更别说还有几个礼拜就要开庭了。我们不能就这么让Sean在办公室里乱窜,这会影响程序猿们、助理们,/Mark/。娱乐下他让他开心开心好吗。“

”你想让我——我讨厌那家伙,Chris。“

Chris耸了耸肩。“是的吧,但是他喜欢你啊。”

Eduardo根本不知道那是什么时候又是如何发生的,不过更可怕的是他已经面对这个真相好几个月了。Sean挺喜欢Eduardo的就好像是当初Eduardo曾喜欢Mark的那样—/我需要教教你怎么生活,小蚱蜢。/ 如果说在以前他觉得Sean非常烦人时他也同样不喜欢Eduardo的话,那么现在他们要做好兄弟了之类的简直是难以想象。

他想要争辩,但是Chris已经受够了太多的压力了,如果这样做可以让他们喘口气多分点精力去工作的话,那么他会干的。

Eduardo揪着Sean的衣领拖行(他找到Sean的时候他正在向一个比较新的程序员猛烈调戏进攻),然后把他丢进车里。他们开到了个附近的酒吧,那是个大多数Facebook员工在那些特别艰难的工作之后会去的地方(Eduardro已经能想象出这地方会在几天后变得热闹非凡),他命令Sean闭嘴然后坐下来。

他买了第一轮酒,然后就随便Sean在他耳边叽叽喳喳了(因为他会坐下的但是没有什么能让这家伙/闭上那该死的嘴/。)Sean评论着刚进门的几个客人。他对这些人的人生的熟悉程度有点儿吓人,不过Eduardo知道Sean在很多不同的地方都掺了一脚有自己的关系。这就是为什么Mark那时候觉得他是无价的,当然现在也是啦。

他们在那里坐了好几个小时,Eduardo被搭讪了五次。Sean就这么看着他次次礼貌地微笑,接着朝他们秀了秀他的戒指,受宠若惊不过有主了,谢啦。在一个特别坚持的女孩试图爬到他身上的时候,他提起了他的/丈夫/也许对此不会太高兴,恳请她能否把她的手从他的大腿上拿开。Sean紧紧地抱住他,在他胸前口齿不清的说,“兄弟,你真是太棒了,Wardo。”

Eduardo怀疑地看着Sean,扬起了一边眉毛。“好的吧。我觉得你喝多了。”他移动到酒保那儿付了钱然后试图拉起Sean防止他他一屁股摔到地上。

“我以前不知道,” Sean在Eduardo给他戴上安全带的时候凄然说道。“我不应该鼓励他这么做的,Wardo。”

Eduardo的手在方向盘上收紧。“Sean?”

“啥?”

“就这么一次能听我的话住口,成吗?”

Sean盯着他,Eduardo从余光中可以看到Sean忍不住张嘴。”哦,伙计。你不知道吗?你怎么能/不/知道?“

”Sean。闭。嘴。“

Sean凝视着他,然后点了点头就好像他下了个决心。“行。“ 然后就这么把头懒洋洋的靠在一边,在Eduardo还在犹豫是否应该开口询问该死的他到底什么意思的时候悄然昏睡过去。

Mark又整整三十个小时没有回家,但是当他凌晨两点蹒跚着出现在门口的时候,Eduardo还在沙发上读着一个提案。他听到了钥匙在门锁里转动的声音,看到Dustin扛着Mark进门。

Eduardo放下了文件,然后从Dustin手里接过Mark。在他小心地爬上楼梯之前,不忘记把Dustin推往沙发的方向。Mark把脸藏在Eduardo脖颈处,鼻子在那儿的皮肤上轻柔摩擦,他必须得全力集中注意才能不让Mark摔着。

”Wardo。“

Eduardo艰难地吞了吞口水。”恩?“

”你闻起来好棒。“

”那是因为你在办公室里呆了三天,而和你一起的家伙也三天没洗澡了。“

Mark哼了几下。”才不是。你一直闻起来很香。”

他闭了闭眼睛,用脚推开Mark的卧室门,然后尝试尽量轻柔地把Mark安置在床上。Mark半梦半醒,所以Eduardo任由自己把手在Mark乱糟糟的卷毛里穿梭。他弯下身在Mark耳边耳语。“呆在这儿。我马上回来。”

Mark发出了几声像是赞同的声音。

他下了楼梯,发现Dustin脸朝下躺在沙发上睡着了。轻笑着,Eduardo在一个亚麻衣柜里头找到了条闲置的毯子还有个枕头(Magda是个女神)给Dustin盖上。他拿起他刚在阅读的文件,把它们归了归放在一边打算稍后再看,然后锁上门,在走上楼梯之前关了灯。

Mark还是他刚刚离开那样,Eduardo花了一分钟才让他躺好,然后看着他在睡眠中渐渐放松,把他的尖锐抹平变得柔和让他看起来更像是很久之前他遇到的那个男孩。刹那间仿佛身体内部迸发了一股冲动,让他的手因那种他每日努力忽视的渴望而发痒。

他想要碰触Mark。一直以来。

就算不掺和Eduardo那愚蠢而又烦人的个人情感,这一切已经够复杂了。

摇了摇头试图把那些想法从脑海里甩出去,他爬上床然后开始给Mark脱衣服,他尝试将注意力集中在这项任务上,而不是关注因Mark在他手指下困倦却又温暖而半硬的鸡巴。他把拖鞋放置在床边,拉下Mark的短裤拉链,把他们扯下来然后放在一边。这很容易因为Mark这会儿特别安静顺从,在Eduardo自己意识到之前,Mark就已经光溜溜地只剩下一条拳击内裤了。

他在叫醒Mark前迟疑了一下,但是他没法单靠自己挪动Mark。“Mark。”

“恩?”

“你得躺进被子里。”

Mark毫无怨言地听从了他的指令。在Mark摸上他手的时候Eduardo抽了回来,轻轻地叹了口气。“到床上来,Wardo。”

他还记得以前他也这么说过。有时在一段疯狂的编程马拉松后他会Mark一起睡在他的床上,因为他太累了而没法自己走回寝室,更何况Mark需要他在那里。

但是这次的情况完全不同。

他碰了碰Mark的脸颊。“不是现在。快睡吧。”

Mark吸了吸鼻子,Eduardo以为他要醒了,可是他却往被窝深处钻了钻,但是又在下一秒探出头。

Eduardo离开前在他的太阳穴落下一吻,关上门然后斜靠在上面。

他想要留下。

他知道他不能。

他以为早晨会充满尴尬,一部分原因是他怕Mark会记得Eduardo拒绝了他却不理解为什么,但是实际上现实完全是相反的。Dusin给他们做了松饼把他们的厨房弄的一团糟。(看来他们必须得给Magda提薪了。)这也是这么久以来Eduardo第一次看到Mark笑的这么开心,当他们对上眼的时候,Mark给了他一个带着酒窝的微笑,这让他心跳加速。

Mark想要去办公室,但是Eduardo挽留下了他。

“你还没睡满八个小时,Mark。你需要休息。就一个下午不在那儿不会有什么问题的。”

Dustin嚼着他的早饭,对Eduardo说的每个字都点头赞同。

Mark仔细研究着Eduardo,歪了歪头就好像在寻找什么一样。看起来他必须得找到那东西,因为他点了点头而后开口,“好。我会在家工作的。”

这并不是Eduardo的意思,但是他会接受他能得到的。他在厨房绕了一圈,把手放在Mark肩上把他推上台阶,当Mark的手附上Eduardo的的时候他僵住了。他轻柔的揉捏,迎上Eduardo的眼睛然后再次笑了笑。就好像有什么东西在他胸腔里猛扯了一下似的,他忍不住弯下腰,用嘴快速的刷过Mark的。Mark回以一阵轻轻的叹息,Eduardo直起身,看着Mark剧烈地眨着眼。

走向楼梯前Mark舔了下嘴唇,在从楼梯末端消失前转头看了看Eduardo还向Dustin挥了挥手。Eduardo呼出了肺部积存的空气。

Dustin开始大笑。

Eduardo朝他扔了个海绵。

两天后,一切变成了地狱。

诉讼就在眼前,Mark再一次沉浸于努力保卫Facebook的奋斗中。Eduardo得在最近几个月内处理之前拿到的继承权,他想要跟Mark谈谈这个。他很犹豫,但是他们得结好一段时间婚,所以他应该需要知道Eduardo的计划。

他们就好像一直在围着对方跳舞,摸索着试图碰触对方,他们越靠越近,这几乎使Eduardo发疯。Mark却开始踌躇退缩了,他觉得那是因为他不知道Eduardo此刻停在何处。

Eduardo走进Facebook大楼,然后一路向Mark的楼层前进,Eduardo计划着带Mark出去吃午饭,就算Mark也许对此会发动一场战争。当他踏出电梯的那一刻他知道有什么出问题了。所有人围成一个圈看着Mark在一间会议室里崩溃发狂。Chris正在吼回去,虽然他不知道他干嘛这样,但是他仍朝着他们走去。在开门前敲了敲门然后走了进去,在突然变得寂静的房间里,关门的声音简直是巨响。

“伙计们。所有人都看得到你们。也许你们应该找间有实打实墙的房间再开战。”

Chris抬了抬手。“谢谢你提醒我这种显而易见的事,Wardo。这就是我刚在跟他说的。”

Eduardo来回看了看Mark和Chris。“发生了什么?”

“诉讼就在两天后,而Winkleivoss兄弟比我们预期的更加来势汹汹。他们对于你不在他们那边十分生气,而且他们还发现你们的婚姻不过是场儿戏。”

Eduardo在身体两侧攥紧了拳头。“我能帮忙吗?”

Mark转头看向他,咬紧牙关。“这和你没关系。所有这些事都与你无关。”

这就像是他的腹部被一拳重击,而Eduardo感觉到那道他本来已经拆除的墙开始重新塑立。


“好。”

他打算离开,但——不。这不应该再次发生。


“见鬼的才不是。”

“什么?”


在他平静转身的时候,Mark正盯着他,扬起了一边眉毛。“这当然和我有关。这是我的生意。这地方是我的地盘。你的事就是我的事(you are business)。”

Mark翻了个白眼。“真的吗?我也是第一次听说。”

Eduardo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他认识这个Mark。这是试图用反击来防止自己受伤的那个。“我是在没注意的时候签了离婚协议吗?我们离婚了?”
门再次打开了,Sean走了进来,脸色涨红。“你们都得他妈的冷静下来,好吗?外面的家伙都已经吓傻了。”

Mark并没有投以注意,只是紧盯着Eduardo。

他知道这事和Facebook没什么关系,有什么其他的事正在发生,但是他们不需要所有的员工来掺和担心他们高官之间的私人生活。“好吧,我会回家的。”他指着Mark。“但是这事没完。”

他在客厅、Mark的办公室还有厨房间来回踱步走了数个小时。他等的越长他怒气就更加直线上升,当Mark回家的那一刻,Eduardo已经准备好开始第十轮踱步了。这场婚姻唯一带来的好事就是最起码他们会在同一边。他们有个相同的目标。他们曾知道他们身处的位置也曾知道界限在哪里。

最近的几个月把所有规则都抹去,而Eduardo不打算就这么对Mark放手。这太疯狂了。他爱Mark。在Mark朝着他大喊他不属于这里的时候他才意识到这一点。这简直是胡说八道。他属于这里。

当门打开的时候他转身打算给Mark一阵痛骂,但是当他看到Mark的表情的时候,所有话语都卡在喉咙口。

“Sean告诉了我酒吧的事。“

Eduardo对此感到困惑,他开始回忆打算弄清楚Mark在说些什么。”他傻乎乎的喝醉了然后我送他回家那件事?几个礼拜前我就告诉过你了。“

Mark摇了摇头。“不。是你几乎被人爬满全身,但是你却不停地把他们弄下去的事。”

什么?

“什么?”

Mark小心地把他的东西放在大厅桌子上,在包里翻找着什么而不是看着Eduado。“你不用这样的,Wardo。如果你需要—只要你足够小心,我不在乎。”

Eduardo生气了。他没打算在稀释股份之后再次伤Mark这么深。

Eduardo知道他爱上了Mark。他只是不知道该怎么应对这个。他再也不是那个他在大学里曾爱过的那个男孩了,那个背叛了他的最好朋友,但是他仍然是Mark。尖刻粗鲁,有些时候,比Eduardo能应付的更加自私,但是他也很聪明并尊重Eduardo,而且看起来也很欣赏他的公司。Eduardo甚至觉得也许— 也许他可能也会回以一点点爱。

“不。”

Mark看向他。


Eduardo向前走了一步。“我不会偷腥的,所以快忘记你刚打算说的。”


他看到Mark皱起了眉毛。“我——我不想让你放弃性生活,Wardo。”

“行啊,好的。那就对这个做点什么。"

Mark眼睛大睁,瞳色稍稍加深。“什么?”

这很荒唐,他们都知道的。

“你觉得我非常怀念性,那就对此做些什么啊。” 他踏进Mark的私人空间,手仍停留在身体两侧,因为这次轮到Mark做出选择。“干我。”

Mark喘了口气,然后向上盯着他。他舔了舔嘴唇,安静地开口。“你想要——”

TBC
对我卡肉了不要打我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虽然只是一小块然而还是太难了。这更太短了我太拖延了_(:з」∠)_翻得太烂了求捉虫求点拨!!!!!这篇sean好可爱大家都好可爱花朵好甜好主动而我有点心塞塞…
大熊马上要生日了这篇还没结束还有个番外还没挑好生日礼物想打自己!!!有没有推荐的或者想看的一万或者两万多的文让我可以手残下的....?

评论(18)

热度(44)

  1. 02200059青椒肉絲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