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椒肉絲

戆卵

【待授翻】don't love you (but i always will) 3

原文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402770

作者:KayCeeCruz

配对:ME

分级:成人

授权:待授...没回我_(:з」∠)_有问题立马撤;原作棒棒棒一切错误都归我


翻的巨烂....但是不管了..考完试再改_(:з」∠)_揍是这么懒

老夫老妻的感觉...

Eduardo不确定到底为什么,但是他的生活并不像他所以为的那样会因为嫁给Mark Zuckerberg而变成地狱。奇怪的是,这就和他们还是朋友那会儿还有在哈佛那会儿差不多。


虽然Mark现在变得有钱多了,而Eduardo则变得有些愤世嫉俗。


除此之外,并没有什么不同了。Mark敲代码,Eduardo跑来跑去试图重新规划他的生活还有日程表。Facebook日益壮大。Dustin到处闯祸还有开些愚蠢的玩笑。Chris试着不把他们全干掉。


最开始两天是最糟的,大概是因为两个原因:第一个是当Dustin听到他们揭开他俩已经结婚的秘密却从没告诉过他时的表情——远超于心碎。


”你!们!怎!么!能!这!样!??”


除了Dustin Eduardo再也没能遇到第二个能讲话讲出大写的人了。他挥舞着手,太过用力地皱着眉头以至于Eduardo都觉得这可能会对他的面部肌肉造成一定的损伤。


“那时候——我不知道,Dustin。” 他看向Mark以寻求帮助,但只看到他在敲打自己的笔电。


“他们那时候都喝醉了。非常醉。”


Dustin翻了个白眼然后依旧生着气。“那不是一个不告诉我们的理由,Chris。”


“那很重要吗,Dustin?这不像是我们错过了什么。他们结婚了,然后一切都变得一团糟,不是吗?他们这三年并没有一直在一起。也许我们不知道反倒更好。”


Eduardo对于Chris能对每个人轻易地身临其境的讲述Eduardo和Mark那个很明显醉醺醺而又疯狂的结婚之夜感到深深的敬畏。他也不想知道Chris到底怎么在三番找到一个教堂(一个/二十四小时的/结婚教堂)愿意伪造日期,从而可以让整个故事在公诸于众的时候依旧保持合法且合理。(就算Chris已经准备好了个能随时随地上新闻的完美故事,Eduardo也不会惊讶的——他简直就是个狡猾的忍者。)


Dustin将他指责的目光投向Mark,还用一根手指指着他。“还有你!”


Mark正在编程,全然无视Dustin的怒火。


“喂!Mark!” Dustin叫道,摆着一张半愤怒半紧绷的脸,还朝Mark的后脑勺扔了个空水瓶(至少在它飞过整个房间的时候,Eduardo希望那是空的)。


Mark转过头朝着Dustin皱起眉头,顺手不用依靠屏幕就熟练地保存了代码,然后愤怒的嘶嘶发声,“干嘛,Dustin?”


“当你把你/最好的朋友/踢出我们公司的时候,我以为你是个混蛋,但是/兄弟/。你老公?到底是——认真的,Mark?你/老公/?”


Chris捂住脸,而Eduardo则意识到他并没有发现这场伪造的婚姻会对Mark早就千疮百孔的名誉造成什么损失。


Mark看起来迷失了一会儿,直直地盯着Chris,然后转向Eduardo。


Eduardo没法忍受这个。


“Dustin,我才是那个关了账户的人。我或多或少逼他做出了那个决定。我们一起搞砸了。不要再指责Mark了。”


Dustin转向他。“然后你结婚后还和Christy/约会/?”


日。


“我没有——我后来提出分手了!”


像是被他们两个恶心到一样,Dustin离开了房间,推开门之前停下来往后看了看然后说道,“但是,那至少解释了这堆戏剧性的烂事,还有你们为什么对对方那么生气。”


Eduardo觉得这一定是最糟的部分了。


但是之后…


第二个理由是:Sean Parker。


”我他妈/就知道/!我不是早就说过他们之间有一腿了吗,Chris?你一直否认还说才不是那样,但是我早就/告诉过/你了。”


Mark盯着Chris和Sean。“你们俩讨论我和Eduardo的关系?”


Chris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当然他妈的是啦!我那时候一直跟Chris说Eduardo对我那种没头没脑的仇恨肯定不是出于,额,我,而是其他的。我的意思是,我是最/棒/。”*(I am the shit.)


Eduardo翻了个白眼。”你肯定和屎有些关系,Sean。“


Sean朝着Eduardo的方向挥了挥手然后笑了起来。”看吧,他讨厌我是因为他以为我会把你偷走。如果,伙计,如果你早跟我说他是你的伴侣啊,老公啊之类的,事情会走向完全不同的道路好吗。我最相信真爱了,耶。”


这次起身离开的是Eduardo。


——

Chris帮他把行李打点好送来了Mark家——/他们的/家,然后Eduardo婚姻生活的第二天是在拆包裹和把东西搬往客房中度过的。


他觉得Mark选择居住的地方很不错。这房子有三个大卧室还有个一个巨大的后院里头还带了个泳池(这些好像是加州房子的标配了)还有一个娱乐开趴用的大露台(虽然Eduardo觉得Mark才不会用来干这个),这房子还有一个能让他心跳加速的厨房(他可喜欢做饭了),还有他这么久以来见过最好的游戏室。


他喜欢这个房子,就算它看起来一点都不像有人住在里面。看起来唯一有点生活气息的房间是紧邻Mark卧室的办公室。这并没有让Eduardo感到惊讶。Mark是个工作狂,一直都是,所以Eduardo根本不会震惊。


在他们那个随性而又不成体统的仪式过后,Eduardo已经三天没有见到Mark了。当他终于选择打电话说出自己决定时,他实际上是非常期待的。他按下他存放在钱包里的卡片上的数字,然后拨了出去等待被接通。连线那头的声音粗哑却十分礼貌。


“你好?”


“Cameron。我是Eduardo。Saverin。“ /Zuckerberg/。


”Eduardo,我很开心你打给我。我兄弟还有我才刚刚讨论过我们的提议。这通电话是不是代表你终于决定好这次要站在胜利者的一边了?“ Cameron听起来被自己逗笑了,而Eduardo则在电话那头做了个鬼脸。


他确实选择了会赢的那一面。


”如果你指的是你们,那么不。“


电话那头是长久的沉默,然后他瞥见门打开了,而Mark筋疲力竭地站在那里。Eduardo对他所见的景象皱了皱眉。晚上肯定发生了什么。


”我觉得我刚听错了,Eduardo。“


”没有,我确定你没有。我不会给你作证的,Cameron。我不会起诉Facebook的。“


”你刚犯了个错,Saverin。“


啊,又是Saverin了,现在。”我只能说我不同意你的观点。再见,Cameron。“ 他挂断了电话然后遇上了Mark疲惫却又被逗乐般的凝视。”那是Cameron Winklevoss。他一定很不开心。“


Mark差点儿就笑了。”不错。“


”Hmm。“ Eduardo把头歪向一边。”你现在看起来——我想尽量友好点说的——像坨屎,Mark。“ 他拿过Mark的电脑包然后把他领向楼梯,朝他温柔地挥了挥手。”快去睡觉吧,Mark。“


Mark并没有争论。


Eduardo知道这估计是因为他已经累的半死了。他看着Mark揉了揉眼睛,然后在爬楼梯的时候努力忍了个哈欠,他并不觉得那很可爱。尤其因为那是Mark。“晚安,Wardo,” Mark说着笨拙地跌进了他的卧室。


他粉碎了那个想法。把Mark的动作和可爱搭上边是不对的。


在Eduardo和Cameron Winklevoss的简短通话的两天后,他们起诉了Mark还有Facebook。


Mark那晚上没有回家。


第二天,Gretchen从她在LA的办公室给他打电话。(他早就知道把她留作自己的律师是正确的选择。)


“我觉得我们需要谈一谈,Eduardo。我想要知道为什么/你/会和Facebook一起被起诉。”


Eduardo和她预约了那天下午的会面。


他打电话告诉Mark。


“他们已经计划起诉你了?”


“我们觉得他们可能会。”


“但是你和这件事没有什么关系。” 他的声音是低沉坚定的,Eduardo知道那意味着他/很/生气。


“技术层面上,与我相关。不要太担心这个了,好吗?“


Mark安静了,Eduardo能听到他背景里一团混乱的吵闹声。他不需要Mark来担心。这件事的重点应该是他自己的官司。


”没事的。一切都会好的。你照顾好Facebook就行啦。我会没事的。“


Mark叹了口气。”你会不会——你打算回家吗,会面过后?“


Eduardo努力不笑出声。”我会的。“


”好的。“


”再见。“


他挂了电话然后回到卧室换衣服。


Eduardo把他案子的准备都留给了Gretchen,然后试图阻止自己过多得考虑这起官司。Winklevoss兄弟并不能从他这里得到什么,但是如果他们想把他扯进来,那么Eduardo会让他们这么干的。之后的几个星期Mark都很少出现。他在奇怪的时间点回家,看起来越来越筋疲力竭,这让Eduardo很想去——天哪神救救他吧——拥抱他直到他看起来没那么焦虑。但是他并不觉得Mark会想要他这么干,所以他就做些他能干的。他保证Magda,Mark的——他们的管家,每隔一天换一次Mark的床单。在确定Mark会回家睡觉的日子里他回做好热气腾腾的食物,而在他不回家的时候他会打包好食物给在办公室的Mark送饭。


有些时候Mark回来的时候他还醒着,他会就这么听着Mark说话直到他困到能被风吹倒,然后再把他塞进床铺里。


Eduardo觉得这些时候是最棒的。


他们的婚姻在员工里是公所周知的,这让Eduardo忘记了绝大多数的世界仍蒙在鼓里的事实,直到有一天早上当他醒来的时候发现他的手机里全是语音留言和短信。第一条是来自Chris的,他一边读着一边努力不让自己感到焦虑。


/被公开了。不要离开房子。/


他从没想过这事会这么轰动,但是当他拉上客厅窗帘的时候,他差点被闪光灯弄瞎。他后退了几步,试图找到最好的路线离开这里然后跑到办公大楼那边去。


他的手机叫了起来告知他有了条新短信,他低头看了看,而后翻了个白眼。


Sean。


/新闻里全是你们的爱情故事,Wardo。打开电视吧。看看cnn。msnbc。e!news。碉堡啦,小家伙。/


他回了条短信:/不要再看电视啦,做好你的工作,Sean。/


/但是你得看这个啊。这他妈太屌了,Wardo。就好像他们想给你们颁个什么最感人最励志夫夫什么的。/


/别掺和了,Sean,不然我会揍你的。再一次。/


他确实打开了,看着他们讲着他和Mark荒诞的故事,忍不住摇头。他们放了几张他们在哈佛时候的照片,还有一些他们最早期在Palo Alto的(那些绝大多数都是Mark的),还有一些看起来十分新,大概是在最近几周被一些觉得可能有些价值的狗仔队拍的。他现在必须得备战了。电视上的大字标题写着,/悲剧的爱情故事?/——末尾甚至还带了个问号——还讲到了他们这对分居情侣的和解。


他的手机又响了一次,Eduardo瞥了一眼,在读的时候讥笑出声。


/哇哦,好吧,那太他妈疯狂了。就像你老公说的那样。/


Eduardo关上了电视然后决定找点事情做来打发他的时间。


Winklevoss兄弟对Eduardo的起诉在一个月后尘埃落定。他们本来就没什么实际的证据,更何况Mark站在Eduardo背后帮着忙,很明显他们根本没法赢。他们撤下了诉讼,然后Eduardo感到十分欣慰。


这绝大多数是因为Mark现在可以不用太担心Eduardo了,终于可以集中精力在他自己的官司上了。


在几个星期之后,因为某些好莱坞明星被发现和她的继子偷情还是其他什么差不多奇葩的事,他们秘密婚姻造成的轰动终于如潮水般退去。


Mark和Eduardo都同样欣慰但是也都有那么点儿失望。


但是生活依旧要继续。


Eduardo保证自己在各个会面的间隙里能尽可能的多抽出时间去Facebook。他想要开始工作,他十分思念用自己的想法找到正确的投资,收集数据并让它们看起来合理,并发现他客户所需时的兴奋。


他和Mark很少有机会能说上话,不过Eduardo觉得这样挺不错的。他知道最终,当其他所有事都解决后,他们之间也会就此结束。不仅仅是婚姻的终止还有其他所有发生的事也都会最终烟消云散。基于他们现在的情况,他想要告诉Mark他当初的作为并不是他本身的想法。一部分的他想要Mark也做同样的事,但是他确信那不会发生的。


现在,他只想确保Mark不会因为在永无止境的维护Facebook和打退驱赶Winkleivii中奔溃散架。


Mark正坐在他的桌前,Eduardo观察着他,看着他因为不适而不断地移动肩膀和转动脖颈。叹着气,他放下手中的议案,走向Mark站在他身后然后把手放置在Mark的肩膀上,用拇指推拿着肩部肌肉。“Mark,休息一下吧。”


Mark向前倾了倾头接着深深地叹了口气。“我必须得完成这部分代码。我们已经落后很多了,这都得归功于那些跃跃欲试的蝗虫逼着我们去应付那些证言。” 当Eduardo一路向下按摩到他手臂的时候,他任由一声满意的呻吟脱口而出。


Eduardo因为这声响口干舌燥艰难地吞了吞口水,试图忽视他脊椎末端那股热量。“你上次吃东西是什么时候了?红牛不算。”


Mark喷了喷鼻息,在转身看向Eduardo的时候睁开眼睛。“你对每个人都这么鸡妈妈这么尽责吗,Wardo?还是是说我是特别的?“


他想要弯下腰去亲吻Mark。


这突如其来的想法几乎让他石化,以助于他甚至停止呼吸了几秒。


”我是开玩笑的,Wardo。”


Mark好笑地看着他,但是Eduardo从他身上期待更多。而后他意识到这一切不过是场闹剧。


他本打算回复,可是Sean经过门的时候看到了他们还停下来笑嘻嘻地开口。“我以为手册上说工作场合禁止性行为。”


Eduardo放开了Mark的肩膀。他不想就这么轻易咬上Sean故意激怒他的饵。虽然Eduardo必须得承认Sean也许并不是故意的。


“你想要干嘛,Sean?” Mark看起来正处在被激怒和和被逗乐之间,这也大概就是一般人看到Sean会有的反应了。


“我实际上本来是想找你的老公,Mark。” Sean斜靠在桌子上然后直直地指向Eduardo。“我怎么听到说你拿到了高盛的offer?”


Mark转动了椅子好能面对Eduardo。“什么?”


Eduardo压下一声嘟囔。他已经拖了太久了没能跟Mark提起他要回到工作中去的事。“我还没有答应,但是他们想要我去Frisco的办公室。不是很大但是这offer挺不错的。”


“为什么?”


Mark看起来并不开心。


“我需要工作,Mark。”


“但是你——这里是Facebook。”


“是你的公司。”


Mark皱了皱眉。“我们结婚了。这是/我们的/公司。”


Sean站在桌前仔细地观察着对话,Eduardo试图忽视他的存在,“哦,所以现在它是我们的公司了。”


“不要开始…”


“你把我踢了出去,Mark!”


“因为你那时候不在那里!你不想和我们一起!我邀请你来了。”


Eduardo闭上了眼睛。“不,你要求我来的。我必须得为了你的梦想而放弃/所有/我自己的。”


Mark的唇线紧绷成一条僵直愤怒的线。“我以为它是你的——你说过你想要和我一起做这个的。”


那些语句音调轻柔近乎于哀伤,Eduardo体内所有想要抗争的想法就这么漏光了。他向前走了一步靠近Mark。“我本来想的,但是——我们那时候没有想到——”他意识到Sean并没有离开房间所以闭上了嘴。得让Mark知道他也承认自己对所发生的事有一部分责任是一回事,而点燃Sean是另一回事。


Sean开始大笑,而这次Eduardo想要把拳头塞进他嘴里。


“这太他妈疯狂了。你们创造了整一种新的沟通方式,但是你们俩甚至都不能完成一次对话。说真的,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帮你们俩了。”


“你可以回Facebook工作。”


Eduardo把头转向Mark,对视着给了Mark一个小小的微笑。那意味了很多他也很想接受,但是...


“Mark。谢谢你,但是我不觉得那是个好主意。”


“为什么不?” Mark的语调几近那种Eduardo以为永远不会从Mark那里听到的鲁莽,这让他稍稍勾起嘴角。


“因为我不适合这里。” 这些话很难说出口,这些话语也让Mark和Sean惊讶,但是Eduardo一直都试着诚实。“你对Facebook的想法和构造的蓝图中并没有包括我。我觉得就从来就没有过。” 将最后那部分托盘而出的时候他努力不让自己窒息。Sean点了点头而Eduardo翻了个白眼,他才不要在这个时候需要Sean的帮助,太谢谢你了。


“那太蠢了。”


“Mark。”


“什么,Eduardo?这太蠢了。你知道我需要什么,还有Facebookd意味着什么,所以我不明白为什么你——”


“所以我在这里到底要干什么?做Sean的工作?”


Mark讪讪转向Sean。“这是个重要的工作。”


Eduardo疯狂地摇着头,感觉到自己的眼睛大睁。“不。不可能。我不会跟Sean一起工作的。”他转头看向Sean发现他只是耸了耸肩,看起来并没有感觉到冒犯的样子,至少这一次Eduardo庆幸这家伙已经像防弹背心一样刀枪不入了。“所以,我很感激你的邀请,还有你展现的真诚,我也很感谢你,但是我是拒绝的。”


Mark因受挫而嘟哝出声,眉头紧锁,而Eduardo只想努力让自己放弃去抚平那眉间褶皱的冲动。Mark这样很甜蜜。道出拒绝让他感觉很抱歉但是他知道他们不可能一起工作的。当他瞥到了时间然后想起他们还没吃饭的时候,他缩了一下。不假所思,也许仅仅是靠着冲动一鼓作气,他走近Mark的椅子边。“嘿。” 他摸着Mark的下巴迫使他抬头,注意到在对视前Mark停止了呼吸。“我打算给你那些吃的,行吗?不。不准和我争。你得吃东西,Mark。” 他在Mark的额头上留下一吻,在他自己意识到之前眼神流连在Mark的唇部。


Eduardo花了些时间好让自己不再去想Mark的脸或者嘴巴或者脖子或者其他什么的东西。


“我要回家了。”


他能感觉到当他走出门的时候Sean的讥笑,但是他没有回头。


他觉得自己没法搞定他可能会看到的景象。


几天后,Chris拦下了Eduardo然后让他签了几份文件。“这些是什么?” 他边签边问,一边想着也许他应该在签之前就问的。吃一堑长一智。


“是你的股份。”


Eduardo停了下来。“我的什么?”


“股份。你嫁给了Mark。你现在拥有这个公司的一半了。他觉得你应该拥有这些股份。25%。”


他摇了摇头。“不,这——我们会离婚的——Chris,不应该这么多。”


Chris叹了口气。“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 他拿起这些文件然后撕了个稀巴烂,抽出第二份然给了Eduardo。“这份给你10%。”


Eduardo读了一遍然后点了点头。“好的。”叹了口气,他抬头看向Chris发现Chris正在仔细研究他。


“你也知道他的账户上有你的名字。他——你有权利动用他所有东西的权利,Wardo。那些也是你的。”


Eduardo什么都没说。



和Mark住在一起并不是Eduardo所想的那样。事实上他们在一起时发生的很多事情都不是他所想的那样。


Mark在奇怪的时间点工作,也不像Eduardo那样常常在家。但是当他在的时候,Eduardo却非常喜欢他们俩的相处。在他们不再是朋友的几年里,Mark学会了怎么烧饭。第一次的时候Mark给Eduardo做了通心粉,他差点儿从椅子上摔下去。


那简直是令人震惊的美味。


他们常常使用露台和后院,在夜里摆好他们的电脑来工作。奇怪的是,那清新的空气能让Eduardo集中。他们的日常常结束于一瓶红酒,从室内传来的轻柔音乐(一般都是Eduardo挑的因为Mark常干入魔),还有在家具上舒展身体。


有些时候Eduardo能说服Mark和他一起从Mark那巨大的收藏里挑部电影看。不是说Mark看过其中的一部。他告诉Eduardo绝大多数的片都来自于Dustin,还有他只是帮着收着它们等着Dustin的来临。


“这让他有事做。让Dustin无聊会让一切变成地狱,Wardo。”


他们开始把周五定为电影之夜,虽然Mark还是会在那时候编程,他还是努力尝试给电影最起码一点点的注意力,边摇头边嘲笑那些愚蠢的故事。大多数时候Eduardo懒得理他。到最后总会演变成Mark把脚放在Eduardo的大腿上,头靠在在抱枕上,然后睡眼朦胧地不停打字。


当Eduardo看向Mark那张被电脑屏幕发出的光点亮的脸的时候,他的心脏频率变得不正常起来。


起初,Mark跟Eduardo讨论Facebook的未来时总是带着小心翼翼,但是当他发现这没什么可紧张的时候,他开始说些用户使用问题,隐私设置什么的,他那颗想要改变的心总是让他对这些东西没法满意。


Eduardo开始跟Mark倾诉他想要和更多的创业公司工作的梦想。“我不知道我能不能做好这个,但是我想去尝试。”


Mark安静了好一会儿,然后忧伤却又真诚地说,“我觉得那很适合你。”


他转头继续去看电影,隐藏了自己的微笑。


有天当他从Mark的办公室离开准备回家的时候,Dustin拦下他问道,“你原谅他了没?”


当他意识到他已经原谅了Mark时他感到震惊。“是的。”


Dustin的笑容几乎可以闪瞎人,而他的拥抱再次把Eduardo肺里的氧气都挤了出去。


他们有了个漏洞然后Facebook就掉线了,这让Mark从他生活里消失了三天。过去的四个月足够让Eduardo认知到他已经嫁给了Mark的事实(虽然这永远没法不让他胃部上下翻搅),也足以让他认识到没有什么东西,没有任何东西能让Mark在一切搞定前走出办公室。


他悠闲地回到各种会面中去。他在午餐时见了Gretchen一面好感谢她为他所作的所有事(得忽视当她听到他讨论到Mark时脸上困惑的笑容),还打算给搬家工作收尾。他已经把他在纽约的公寓租出去了,但是他的东西还在储藏室积灰。


他确保在每个吃饭时间都给Mark带饭,忽视Dustin每次看到他时的傻笑。


“你是世界上最棒的老婆,Eduardo。”他揉着头发走回自己的办公室,然后就那样一动不动地连着坐了好几小时直到他们解决了那个Eduardo知道归功于Chris的邮件才发现的内部问题。Dustin总喜欢开Mark的玩笑,但是他自己也是个工作狂。


Eduardo在心里记了一笔要提醒Dustin的助理准时投喂Dustin。他一路穿过几乎寂静的楼层——除了手指在键盘上飞扬地声响——直到Mark的办公室门口。他的助理,Sharon,正站在Mark的办公桌前,虽然被他无视了。Eduardo看着她就这么站在那里,直到Mark终于抬头看了一眼,然后马上递给他两瓶水的时候,禁不住笑了起来。


Eduardo喜欢Sharon。她作为一个助理来说太过于聪明了。但是Mark是一个挑战,Eduardo觉得她可能十分喜欢她工作中的这一部分。


Mark眼里只有代码。他猛地拿过Shron手中的两瓶水,拧开其中一瓶喝了长长的一口然后盖上,继续回到工作中去。Sharon转身正好看到Eduardo在门边,然后欣慰地笑了。“感谢上帝。他不肯吃你带的午饭也拒绝现在停下来去吃点什么。靠你了。”


Eduardo在她身后关上门,把食物放在能让Mark闻到的地方。这是个检查Mark有多饿的小测试。如果食物真的能分散Mark的注意力,那么Eduardo会逼着他一直让他吃到最后一口。他在Mark办公室里的沙发上坐下,拿出了他的手机看起了几封来自于他看好的几个创业项目的邮件。


大概花了十分钟Mark手上的动作才缓下来,Eduardo还抓到他瞄向吃的。他打算继续工作但是Eduardo才不会让他这么干。他站了起来,这动作得到了Mark的注意力。当他看到Eduardo的时候他的眼睛亮了起来,这让Eduardo的脊椎从上至下颤栗起来。他挪向Mark,取下他的耳机,“你得吃东西。保存。这样我们才能进行下一步。”


Mark怒视他然后想要争论,但是Eduardo摇了摇头。


“不。Mark。你需要进食。如果你因为疲劳和饥饿倒下,那么你的员工们该怎么办?他们需要你保持清醒和持续工作,对不对?所以我才对你这两天不回家妥协了。”


“你不觉得你听起来像——”


“如果你把/唠叨的老婆/说出口,我可能会摔坏你另一个电器。”


Mark好像被逗乐似的勾起嘴角,然后他翻了个白眼,拿过放在他手肘处的盘子。Eduaro仿佛可以看到此刻Mark脑内的嘲讽,但是管它呢。Mark在吃东西啦。那就是最重要的。


TBC



翻得不是一般的烂....大家还是去看看原文吧TAT

下一更这一篇就结束啦!花朵和Sean的互动略可爱www还有肉wwww

努力在考试前更新求人品!!!

评论(11)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