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椒肉絲

戆卵

【待授翻】don't love you (but i always will) 2

原文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402770

作者:KayCeeCruz

配对:ME

分级:成人

授权:待授...没回我_(:з」∠)_有问题立马撤;错都是我的,原作棒棒哒!!


有人被打了...喜欢Sean的姑娘慎重......不过后面sean和花朵相处莫名的可爱!

有葡萄牙语,我无能求意见..

他没有预料到会被直接带往Facebook,不过此时此刻这大概也是最合理的了Eduardo想。现在是红色级别的紧急状况,越快解决这事,对每个人来说都越好。


Eduardo盯着这栋难以描述的大楼,他知道是这里面的东西彻底革新了人们沟通的方式。他的心揪了起来,在他盯着它看的时候,失去它的痛苦越发沉重。他转过头发现Mark正面无表情地看着他,Eduardo并不知道这到底意味着什么。他不认识这个Mark,更何况他身体里的一部分——愤怒苦涩的那块——也并不真的想去认识。永远。


Mark朝着门走去。“他们在等我们。”


他不知道“他们”指的是谁,但是他跟着Mark走向入口,在踏进去前犹豫了片刻。保安在Mark靠近的时候点头致意。


“你好呀,Rodney。”


Eduardo稍稍抬起了眉毛。Mark认识夜间保安的事实表明他花了太多的时间在工作上,不然的话他/永远/不会知道保安的名字的。


“确保Mr.Saverin有随意进入大楼的权限。”


Rodney点了点头然后给了Eduardo一个轻快的微笑。“欢迎来到Facebook,先生。”


Eduardo摇了摇头,但是Mark已经向前移动了。他不知道他应该到哪儿去,所以他跑了起来去追赶。他想知道这到底他妈的意味着什么,但是现在不是时候。他瞥了一眼手表,惊讶于这才凌晨一点。他觉得自己好像好几天没睡了。


他们穿过办公区,撞见了晚上工作的家伙们,他们敲打键盘的声响让Eduardo放松下来。那是令人熟悉的,是曾是他喜欢呆着的地方,就好像家一样,他一直都没有意识到这点直到这一刻。


现在没有时间去思考那到底代表了什么了,因为Mark正领着他走向一个会议室,少数几个Eduardo认为有实实在在的墙而不是玻璃的房间之一。在他试图集中精神的时候,他肺中的空气因为Dustin的突袭被迫吐出,那拥抱实在是太紧了,Eduardo发誓他听到了自己肋骨断裂的声音。


“Wardo!你来啦!”


Eduardo尝试着回复,但是他没法呼吸。他能做的只有一边回抱Dustin一边发出巨大的呻吟声。


“天哪,Dustin,放开他。不要杀了他。我们才刚刚接他回来,” Mark在紧靠Edaurdo左侧的地方说着,那些话语让他震惊,几乎瘫软在Dustin的怀抱里。


“我觉得你可能已经损坏他了,Dustin。”


Dustin松开了手,无视场合地大笑起来,而Eduardo情难自已的大笑出声,夹杂着咳嗽试图获得人体所需的氧气。“但是那是Wardo。Chris。/Wardo/。” 显而易见的,他笑个不停,就好像那是能被传染的一样, Eduardo也回以笑容。他一直都在思念Dustin。


他拍了拍自己朋友的肩膀。“嘿,Dustin。在你伤到自己前冷静下来好吗。”


Dustin疯狂地摇着他。“Wardo。这太疯狂了。谁能想到你才是我们的救星?” 他的脸色在他说出这句话后迅速变白,Eduardo知道他自己的也没有好到哪里去。“不那不代表你——我没有——草。”


Eduardo知道。他知道不是Dustin做的选择,就算他呆在了Mark那边,Eduardo知道这和他们——他们的友谊毫无关系。Mark需要某些人。Dustin就是那个人。


”没事的,Dustin。“ 他试着微笑,但是当他注意到Chris背后的动静的时候,所有东西都变成了他脑内的模糊的白噪音。


Sean Parker就站在那儿,带着那愚蠢的笑容还有他那张烦人的脸朝Eduardo走来,而Eduardo耳朵里就只剩下Mark告诉他Sean才是更棒的哪个。他记得Sean试图搞死他将他踢出去的所有方式。遇见这个该死的小人的分分钟都能让Eduardo回想起。


”我不能说我也这么觉得——“


在Eduardo能意识到之前,他的拳头就贴上了Sean的脸。


他气喘吁吁,他感觉到疼痛一路从手传递到肩膀,但是管他呢,看着Sean Parker瘫倒在地眼睛大睁充满震惊嘴角挂着一条血痕真是太爽了(揍他根本不需要那该死的Sean Parker的准许)。


他转头发现Dustin的嘴巴大张,而Chris正努力阻止自己张开嘴。当他对上Mark的凝视的时候,他从Sean旁边挪开了几步,整理了下他的衬衣,然后扬起了一遍眉毛。但是除了”你这下圆满吗?“之外Mark没有再说别的。


Eduardo想了会儿,然后点头。”差不多了。“


”好了。那我们就开始谈你和Winkleivii们的会面。“


Eduardo对他们讲述了事情大概。


那并没有花很多时间(而Eduardo也并没好奇为什么Chris/坚持/Eduardo来Palo Alto,明明这些通过电话就可以完成。)


“等等,所以为什么他们会觉得你会加入?”


Eduardo瞥向Sean。“除了我被恶意踢出公司之外的?”


Sean点了点头。“你从来没有显现出你会——哦。噢。......”他咬牙切齿的讥笑道,“看,你之前就应该这样了。”


Eduardo从一数到十,以防止揍Sean的美好幻想再一次将他从对话中拖出去。“你并不了解我,很多方面,Parker。”他看向Mark,观察着他咬紧牙关还有肩部紧绷的方式。“对,我本来已经打算起诉你了。”


Dustin脸上的表情瞬间变得沮丧,而Eduardo回了他一个抱歉的表情。他不能撒谎说这不是因为私人原因,因为这也是唯一真的出于私人原因的,但是他对于拖Dustin和Chris进来而感到十分抱歉。


Chris和Sean默然接受了Eduardo的发言,但是Mark脸上一片空白——那是Eduardo认知里,Mark试图隐藏失望的那种表情——这让愤怒在他血液里奔腾。“那也曾是我的公司, Mark。你他妈一点都不犹豫地就夺走了他。“


”你不在那!你没有把它从零建起来,” Mark厉声说道,Eduardo对此摇了摇头,因为/什么/?


“我那时候——好吧,为什么我们不集中精神去找一个能帮/你/公司从Naranda还有Winklevii兄弟围追堵截中脱困的方法呢?”


“然后呢?你就转过头起诉我们?”


他摇了摇头。“计划改变了。”


Mark嗤之以鼻,“我应该相信你吗?”


在Sean抬手打断时,Eduardo正打算开口叫Mark自个儿完蛋儿去吧(这是他这辈子还没说过的话。)


”闭上嘴好吗?这帮不上忙。“


现实就是这样,如果Sean都能正经起来那么这足以让Eduardo闭上嘴了。


Chris向前倾了倾。“令人惊讶的是,我赞同Sean。”


“世界末日啦,” Dustin喃喃自语,Eduardo转头看向他,捕捉到了他的微笑并回了一个。


“如何?”


“随便了。你们都知道我的点子都他妈的无懈可击赞爆了。这就是为什么我这么炙手可热棒的一比。“


Chris深呼吸了一下,捏了捏他的鼻梁然后看向Eduardo。“你打算去帮他们吗?这只是你离开前的试探吗?”


他能感觉到Mark在他的椅子里坐立不安,他的怒视的温度似乎能灼伤Eduardo。他花了些时间去确认他的决定仍和他之前在公寓里作出的相同。“不。我不会给他们作证。”


Chris点了点头。“好的。你在答复前还有多少考虑时间?”


“周一。” Mark正盯着他,面无表情,Eduardo回以怒视。“怎么了?“


”我没法相信你竟然放弃了去夺回你/应得/的钱的机会。“ Mark咬着牙吐出这句话。


这从来就和钱没有关系,但是他并不打算说出口。”我能应付。“ 他回头看向Chris。”计划是什么?“


——

然后并没有什么计划。


“反正无论怎么样他都会被拖下水,“ Dustin边说边抄了块披萨塞进嘴里。Eduardo甚至不知道他们怎么在早上四点叫到披萨的。


Chris嚼着他那块早餐披萨然后做了个鬼脸。”好吧,我的意思是,就算Eduardo不同意给他们作证,他们还是可以传讯他的。“


”然后把我和Facebook一起起诉了。“


Sean把头搁在桌子上。”我们能不能让Eduardo签什么东西让他不能开口说话啊?非公开什么的?“


”那玩意儿在法庭上可不起效。那可是法律诉讼。那更麻烦些。“ Chris叹了口气然后闭上眼。”我不知道该怎么办。Sydney正在努力找到一些漏洞,但是他更想集中尽力去准备面对那些可能会到来的证词。”


Mark已经大概一个小时没说话了,当他开口的时候,Eduardo吓了一跳。


“所有人除了Eduardo都给我出去。”


他们都盯向他。


“你们听到了,出去。”


Chris给了Eduardo一个带着歉意的微笑,拉扯着Dustin和Sean走了出去。当他们带上身后的门的时候,Eduardo转头看向Mark。


”这是唯一的解决方法。“


Eduardo抬眼望向Mark的眼睛,在对视中他的眼神小心谨慎带着一丝躲闪。Eudardo的胃在他提问时翻搅着。


”所以到底要怎样?”


“我们需要结婚。”


房间似乎开始缩小,墙壁渐渐逼近,Eduardo摇起了头,因为他难以相信他刚刚竟然听到Mark说..他..他们..


Eduardo在恐慌中急促呼吸,而这也是他在Mark说完那句话后唯一能做的。他摇了摇头,试图忽视刚刚的心脏骤停,然后继续望向Mark。


“抱歉?”


他看到Mark脸上出现那种因为需要无意义重复而感到恼火时的标准表情,但是无论如何他仍得重复。重复刚刚Eduardo以为自己听到的那句。


“嫁给我。”


Eduardo开始大笑。


Eduardo花了十分钟才意识到Mark是认真的。他脸上皱紧的眉头说明了一切。


“Mark,你疯了吗?”


“不,Chris和我——”


“/Chris?/ Chris也掺了一脚?”


Mark看着他,点头。“这是最简单的方法。他们不会让你作证对峙你的伴侣。”


Eduardo耳边似乎警铃大作。“事到如今我们结果结婚了难道不是看起来很可疑吗,Mark?” Eduardo看着Mark游移不定的眼神,他不确定自己是否想听到Mark没有说出口的话。“更何况还有其他问题。”


“Chris有个朋友,好吧,大概来说就是我们得结婚,然后还得保证是合法的,然后Chris还会努力让我们看起来好像已经结了好一段时间一样。”


“那不就是伪造文件吗?”


Mark摇了摇头。“不,只是时间而已,真的。还有,不,这不是犯法,因为这个诉讼还没提交呢。这不算数的。“


Eduardo盯着他,心脏在胸腔里疯狂跳动,有什么东西牵动了他的心,同意的回复在他舌尖跳动,但是他却不知道为什么。为什么他那么想要这样做。这是个谎言,所有都是。Mark伤害了他,带走了他们的公司、他的友谊还丢弃了他。而他现在一个人孤零零的。Eduardo已经不知道作何感想了。


在他能开口前,Mark再次出声。“我们得结一段时间婚。Chris说大概一年,但是当一切结束后我们可以离婚。”


Eduardo头昏目眩,说不出任何话。


“你会被补偿的。”


他望向Mark,“什么?“


Mark耸了耸肩。”现在没时间搞个婚前协议了,Wardo。你会得到我拥有的任何东西的一半。还有一半我名下的Facebook股份。“ Eudardo皱了皱眉,但是Mark走开了,转而打开了一些电脑里的表格文件。”那是你想要的,我从来都不在乎钱。“


Eduardo差点儿把自己也不曾在意过钱的想法脱口而出,但是他还没打算对Mark那么坦诚相待,让他知道自己到底想要什么。见了鬼了,/Eduardo/甚至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所有的一半?”


Mark的肩膀稍稍塌陷了下来,然后当他转头望向Eduardo的时候,他的眼神冰冷充满防备。“你决定来帮我们。这值得。”


Facebook对Mark来说代表一切。Eduardo知道。


他看向那扇紧闭的门。“这是唯一的方法?”


“这是唯一的能够快速起效的方法。对的。”


他应该拒绝的。他应该走出这个办公室然后回家。他应该打电话给Gretchen,然后告诉她他想要起诉Mark。


“好。“


Mark猛然抬头,谨慎在他眼中闪烁。”真的吗?“


”我会嫁给你的,Mark。“


”除了Chris谁都不能知道——“


”好的,我理解。我们还得假装这一切发生在我们——之前。“


Mark扯了扯嘴角。”小年轻老是会做蠢事对不对?“


Eduardo和Mark对视着。”比如说偷偷结婚不告诉其他人?”


“其他事情。”


他才不在意那句话的意思。


流程比Eduardo以为的简单太多。他们会快速的做完血液检查然后上交,填好他们申请并在中午前赶去市政府去见治安官。


Dustin和Sean溜达着回来了,身后跟着Chris。他遇上了Eduardo的注视,点头报以询问,Eduardo点了点头算作回复。Chris看起来是欣慰的,满布他脸上的忧虑似乎少了一些,那也只是一些。Eduardo并没有听到Mark跟Dustin还有Sean说的借口。他们打算在下午和Thiel见一面然后还有其他领投和股东。


剩下的时间足以能让Mark和Eduardo搞定了。


这想法让Eduardo忍不住紧紧抓住桌角,但是他已无法后退。这——他想证明他能做好这份约定里他担负的责任。/所有的一半。/


Dustin和Sean看起来没法相信Mark叫他们回家休息的坚持。


”从什么时候开始你会在有危机的时候让我们睡觉了,Mark?” Dustin问道,怀疑地看着他们。


Sean附和道,“对呀。你就像个该死的机器人,Mark。这不是你平常该有的行为。”


Eduardo看向Sean。Mark不是个机器人,而且他讨厌别人这么叫他。这不是说Mark是这个世界上最棒的人,但是至少他不是个该死的机器。


“额,Wardo。你看起来好像在对Sean喷火,伙计。”


他眨了眨眼,转头望向Dustin,脸上因为羞愧而染上一点红色。“我只是在清喉咙。“


Chris企图用咳嗽掩盖他的笑声,他越过Eduardo看向了Mark。Eduardo并不想看到Mark现在的表情所以他继续让自己的眼神停留在窗外的风景。天空从淡淡的灰色转向了蓝色,他好奇自己是否有时间打个电话。


Mark终于说服Sean和Dustin离开,而后拉着Chris去了个角落。Eduardo对他到底如何说服毫无头绪。他们看起来正在热烈地讨论着什么。他知道这到底是因为什么。不过现在看起来是做些他必须得做的事的好时机。他拿出了他们的手机,向下拉了拉最近通话的列表直到找到他想要的号码。在敲下通话按钮前,他深呼吸了一下。在等待接通的过程中,他闭上了眼。


”你好,我亲爱的孩子。“ (Olá, meu querido menino)


”你好,妈妈。“ (Olá, mãe)他才意识到现在在迈阿密有多早而后变得沮丧起来。”我很抱歉,我吵醒你了,对不对?“


他妈妈的笑声是轻柔和甜蜜的,让他翻搅的胃部稍稍变得安静了些。”当然没有啦。你父亲今天有个早班飞机。我早就起来啦,好让一切都顺利。“ 即使他自己对父亲的想法百感交集,Eduardo仍听得出她语气中的温暖还有笑意。


Eduardo从没怀疑过他父亲爱着母亲的事实。


”我没法打太久电话。我得告诉你一些事。我想让你在读到或者从别人那里听到之前先告诉你。“


”什么?我的儿子。“ (filho meu)


Eduardo闭上了他的眼睛然后向她妈妈撒谎了。”新闻还有——你会听到我的婚姻,妈妈。“


”你的——什么,Eduardo?你的婚姻?“


”对的。我——那是个错误。那是前一阵子的事了,但是——它马上会被公开,我不想让你毫无准备的面对它。“


他妈妈安静了几秒,但是在她再次开口时,她的语调轻柔。“是那个男孩对不对?Mark?“


Eduardo摇了摇头。这世界这么大——


”对。你为什么会知道?“ /到底为什么/?


”我还记得你是怎么称呼他的,男朋友(namorado)。他伤害你后,你是那么得心碎。“ 她在谈及Mark的时候声音硬邦邦的。”我不认为他值得。“


”妈妈,求求你了。现在不是时候。我有一些必须完成的事要做,但是我得过几天后才能再告诉你一点细节。“


”Eduardo,你应该跟你父亲谈谈。”


“不。我不想听到他对这件事的看法。我已经知道那会是什么了。”


“他可能会让你惊讶。”


“我不认为那是真的,妈妈(mãe)。” 他转身看到Mark正站在背后,好奇的眼神落在Eduardo脸上。“我得挂了。我爱你。(Eu te amo)。”


“我也爱你我的男孩。(Eu também te amo garoto, doce.)好好照顾自己。”


“我会的。再见了,妈妈。(Adeus, mamãe)” 他按下结束通话键然后转身面向Mark。“我只是想通知我妈妈。这事不会一下就消停的。”


Mark摇了摇头。“同意。“ 他停顿了一会儿然后与Eduardo眼神相对。”你父亲说了什么?“


“我没有和他通电话。”


Mark看起来是惊讶的,抬起了一边眉毛。“他不会对你跳过他而大发雷霆吗?”


Eduardo对上了Mark的眼睛。“他总是会对这或那上火。我现在才不想去担心这个。”


“你以前总需要他的准许,” Mark说。Eduardo知道那不是一个冒犯。只是Mark总是太会说话了。


Eduardo耸了耸肩。“那是以前。”


Mark点了点头然后向Chris正在打电话的地方移动。“Chris觉得他能找到一个治安官在家见我们。他会做我们的见证人。”


这比他们俩直接跑去市政府分分钟让人认出来好多了。那会一下子就戳穿“我们早就结婚了”的谎言的。


“好吧。我们来解决这个。”



一眨眼的功夫一切都结束了。显然Chris认识某个医生还有认识市政府里管记录的人。他们就这么安静而又快速的解决了文件。那个治安官在接近正午那会儿到达,然后看到他们的有效证书后开始流程。


他指示Mark和Eduardo站在他面前,而Chris静静的站在背景里。Eduardo觉得他们也算是一道风景了,Mark穿着他的拖鞋和帽衫而他在一套皱巴巴的西装里坐立不安。他在过去的三十个小时里并没有睡太多,所以当那个证婚人叫拿起Mark的手的时候,他照做了。


Mark向他眨了眨眼,却没有把他的手从Eduardo那里抽出来。


这就像是普通电影的景象一样(尽管他不觉得他能想到任何一部看起来和他们现在这样子差不多)。 当被要求时,他重复着自己的誓言——都是普通的那些比如“你想要Mark做你的法定丈夫吗?”——当Mark被问到时他看着Mark嘴巴的张张合合,然后他看到了证婚人被逗乐的眼神。


“对不起,怎么了?”


“戒指?”


“哦。” Eduardo看向Mark,他耸了耸肩摇起了头。他们忘记了戒指。


“我拿着他们呢。”


Chris向前走了几步,往他们每人手里放上一个戒指的时候无力地笑着。它们是简单地银戒,没有什么特别的。


“好了。请交换戒指。”


Eduardo将戒指套在Mark的手指上,他自己的手指在紧张中颤栗,被Mark手上的热度缠绕。他抬眼看到Mark的脸染上了一些粉色,而后咬着唇回以笑容。看到Mark也没能对紧张免疫真是太好了。他抬起自己的手好让Mark给他戴上戒指,而后又将手指和Mark的纠缠在一起。他故意不去看Mark,只是等着证婚人走完最后的流程。


“我以加州政府赋予我的权利,宣布你们二人结为夫夫。” 证婚人给了他们一个鼓励的微笑。“现在你们可以亲吻了。”


Eduardo看向Mark,他看起来现在躲在一面看不见的墙后,而他自己则好像有什么握紧了他的心脏。他向前倾,把Mark拉近了一点,然后将自己的嘴唇抵向Mark的。Mark的气息在不知不觉中变得急促,当他们退开的那一刻,Eduardo用舌头刷过Mark的嘴唇。他看到Mark的眼睛大睁,一片深蓝,看起来好像不能呼吸了。


“恭喜你们。”


他转头看向Chris,他看起来好像被逗乐了,然后点了点头。“谢谢。“


Mark离开了房间。


TBC

拖延症的我来更了。又没有beta,又拖沓翻的又烂,大家有什么意见和批评都不要大意的来吧!原作超级棒哈哈哈哈哈,超级甜wwwww在思考把后面都搞完了一起发上来还是两次。这篇还有个番外......挺甜的。


评论(19)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