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椒肉絲

戆卵

【待授翻】don't love you (but i always will) 1

原文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402770

作者:KayCeeCruz

配对:ME

分级:成人

授权:待授...没回我_(:з」∠)_有问题立马撤


大熊推的假结婚....拖了好久..._(:з」∠)_拖延症患者准备一点一点来...挺短的明明【。


Summary:

Eduardo和Mark结婚来拯救Facebook...原定计划是这样的...

“这是唯一的解决方法。“


Eduardo抬眼望向Mark的眼睛,在对视中他的眼神小心谨慎带着一丝躲闪。Eudardo的胃在他提问时翻搅着。


“所以到底要怎样?”


“我们需要结婚。”


Notes:

Written for casey_sms prompt for tsnspringfest 2012: Mark diluted Eduardo as per canon and Eduardo is in the process of preparing to sue Mark when...the Winkelevii also sue Mark and they ask Eduardo to testify for them (to give damaging evidence against Mark to cut a deal with Eduardo and/or they won't sue Eduardo instead as an accomplice). Mark asks Eduardo to marry him to try to prevent Eduardo from giving evidence against him (and they will have to pretend they were always married - like since before or during the start of Facebook). Mark asks because he has nothing to lose and because Facebook was theirs. It's supposed to be a temporary arrangement. Eduardo agrees because he will get 50% of Mark's FB share after they are done which is more than he'd have gotten if he sued Mark or whatever. Bonus points for everyone going ahhhhh that explains it and they take it as fact without much questioning. Bonus points Eduardo is semi-hiding the fact that he married Mark for the money when Mark already knew all along which was why he didn't get them to fake a pre-nup as well (maybe he thinks if Eduardo is on his side, then he desires to have half and he doesn't care about the money anyway, he'd rather have Eduardo by his side). Bonus points for Mark hinting that he knows it's not Eduardo's choice and if he's discreet, he'll let him have someone else (maybe he thinks it's hard for Eduardo to be faithful because he's used to all the sexxx so Mark gets really awesome at sexing Eduardo so it's not so 'hard' on him during the deps). Bonus points for angst, misunderstandings, temporary separation/talking about divorce, sex and super bonus points for all bonus points xDDD I would prefer if they fell in love for real and stay/come back together at the end.

I think I covered most of the prompt. The story kind of got away from me. Thank you to AHS for betaing this monster. Enjoy! <3


”这是唯一的解决方法。“


Eduardo抬眼望向Mark的眼睛,在对视中他的眼神小心谨慎带着一丝躲闪。Eudardo的胃在他提问时翻搅着。


“所以到底要怎样?”


“我们需要结婚。”


房间似乎开始缩小,墙壁渐渐逼近,Eduardo摇起了头,因为他难以相信他刚刚竟然听到Mark说..他..他们..


Eduardo在恐慌中急促呼吸,而这也是他在Mark说完那句话后唯一能做的。他摇了摇头,试图忽视刚刚的心脏骤停,然后继续望向Mark。


“抱歉?”


他看到Mark脸上出现那种因为需要无意义重复而感到恼火时的标准表情,但是无论如何他仍得重复。重复刚刚Eduardo以为自己听到的那句。


“嫁给我。”


——

失去Facebook和失去和Mark的友谊对Eduardo来说并不算是世界末日,并不像其他人(Chris,Dustin,他妈妈)所想的那样。 这也许比之前任何事都伤的更深(或许除了他父亲的失望之外),但是关于他心碎的任何新闻都是与真相相差甚远的。他知道当他指明这点的时候,大多数人(Chris,Dustin,他妈妈)并不相信他,但是Eduardo没法改变他们的想法,所以他也没有去尝试。(他并没有考虑到他花了整整一个月窝在公寓和花了甚至两倍长的时间再去/看/一眼他笔记本的事实。)


这不是重点。


反之他所做的就是回到哈佛,忽略其他人可能会说的话,然后埋头学业。(他尝试过避开Chris,因为他不想要看到任何能提醒他自己所犯的那些愚蠢错误的人或事物,但是这说起来比做起来难多了。Chris拒绝让Eduardo一个人径自溜得远远的。在Eduardo连续一个礼拜拒绝接听他的电话和在校园里避着他走之后,Chris出现在了他的寝室里然后因为他的混蛋行径而朝着他大喊大叫。Eduardo无法反驳。然后他们的友谊就这么存活了。)他再也不去AEPi兄弟会了,因为他想要集中注意力攻克学业。(还有那地方也有太多的回忆了。)


他搞了个能让他忙成狗的日程表,能帮他去忽视胸口那块曾经放着Mark的疼痛空洞。他把关于Mark想法全都从脑子里踢了出去(梦不算数,因为他没法控制那个。)他避开任何就算只扯到Mark还有Facebook一丁儿的博客、文章、电视节目或者其他什么玩意儿。


Eduardo差不多花了九个月才能跟Chris开口提到那些事,而也只是在他们都喝醉了的时候。Chris为自己的不知情而道歉,而Eduardo只是努力阻止自己在想起他曾是一些更奇妙的而不是什么愚蠢的网站的一份子时大哭出声。第二天他们迎来了宿醉,还有他们都所庆幸的轻微记忆丧失。Eduardo看着Chris那些掉了满地的金毛,他脸颊上桌面压出的痕迹,还有他困惑的神情,忍不住大笑个不停直到他差点儿没法呼吸。


Chris朝他扔了个枕头,然后说,“你看起来糟糕极了,所以闭上嘴,Wardo,” 但是随后他自个儿的笑声加入了进来。在那一刻好像所有压力都烟消云散了,真正地、完全的,而这让Eduardo感到轻松。Chris有一刻想要提到Mark,但是当他看到Eduardo脸上的表情时,他将即将出口的话语咽了回去。


他还没有做好准备。


Chris为他安排了几次约会。他并没有什么兴趣直到遇到了Chris的好友Robert。他学政治,有酒窝还有深色卷曲的头发。他们第一次见面围绕着关于经济的争论(Eduardo可以在这个话题上大谈特谈)还有人际交往的优点(为了社交还有什么的,虽然Robert老是在某个特定的社交网络上打转)。当Eduardo发现自己身处Robert的单人间,被抵在墙上,而Robert的嘴热情的紧贴自己的喉咙时,他没有任何犹豫。


(他们在几个星期后结束了约会,觉得他们更适合做朋友而非恋人。Eduardo知道自己还没法去信任任何人,这对Robert不公平。)


他作为一个优秀的经济的毕业生毕业了。他的父母在毕业典礼时出席了,他的父亲和他握了握手,唇线僵硬带着一丝不赞成。Eduardo并没有达成他父亲所期待的目标。这仍让Eduardo感到受伤,但是他又发现这并没有像以前那样使他那么在意了。也许所有事都会变得更加容易,如果他并没有像以前……好吧,重点是他现在能处理好这些。


Eduardo计划了一个安静的晚餐来庆祝自己的毕业。参加的人只有Chris,Dustin(为了Chris而来),一些他学习小组的朋友,还有Robert。(他的父亲因为一些无法推脱的商业会议在仪式结束后迅速离开。Eduardo对此毫无意见。)这是他在他走出Facebook的耳边回绕着Mark电脑破碎的声响还有他自己的愤怒之词的那天后,第一次看到Dustin和第一次和他说话。


Dustin小心地靠近他,拿着包裹得好好的礼物伸出手,然后对着Eduardo局促地笑了笑,“恭喜你,Wardo。”


Eduardo看了看那个礼物,然后大笑起来,将Dustin拉进了一个紧紧的拥抱。“谢谢你,Dustin。”他所感知到的远超于Dustin发出的声音,他保持着这个拥抱直到Dustin开始扭动起来。当他从这个拥抱里退出时,Dustin的眼里微闪着泪光,他的笑容飘忽不定。“我以为——”


他摇了摇头。避开那话题才是上策,所以他用胳膊环上了Dustin的肩膀,然后带着他走向了桌子。


第二天,所有人都离开了回到了自己该呆的地方,Eduardo发现他需要去面对他余下的人生。他知道他并不需要在这时候决定一切,但是...他需要一个计划。一个能让他向前走的目标。而那持续在他脑内滚动的想法却是他最后向Mark撂下的话。


“准备好律师吧,混球,当我归来的时候我要拿走的不仅仅是那百分之三十,而是/一切/。”


他未曾打算将那威胁付诸行动。但是所受的伤实在太深了。直到他孤身一人坐在他那空荡荡的单身公寓时他才意识到他或许确有此意。时间并没有冲淡被丢出自己公司的伤痛,没有减轻甚至一丝丝的刻骨铭心和羞耻。想到那该死的Sean Parker参与进来对付他而引发的那转瞬而逝的仇恨并没有太大帮助。对Sean的愤怒并不能阻止Eduardo想要疯狂摇晃Mark直到他承认自己是个杀千刀的混球而Eduardo并不是他生命里能够随意丢弃的一次性用品。


然而时间却让他看清了自己的行为,然后他必须承认私自关闭账号的行为确实太过幼稚。那是他在盛怒中犯下的,因为那也是仅有的能得到Mark的关注的方法。


他是否该被视为威胁?也许。他是否罪至失去自己的公司?不。绝不是以那种方式。


在做出决定之前他花了一个礼拜去思考。在他毕业两个星期之后,他开始预约律师。


Eduardo大概花了一个月穿梭于会议和午餐会面才找到他想要的律师。大多数他遇到的律师想做的都似乎偏离的Eduardo自己的想法:Mark的钱。他们没有看清完整的一切,当Eduardo走进Gretchen的办公室时,他已近乎穷途末路。她聆听了他的故事,他所想要的,还不知何故理解了他想要起诉背后真正的理由。


在桌面上交叠着双手,她深沉地看了Eduardo许久,而后清了清喉咙开口道,“你确实意识到了你这样做也许会摧毁任何能修复你们之间友谊的机会,对吗,Saverin先生?”


Eduardo朝她眨了眨眼,皱起了眉头,“我并不想——”


她抬起手打断了他。“你得想清楚…”当他试图开始抗议的时候,她摇了摇头。“Eduardo。”


他停下了,盯着她。


满意于她得到了他的注意,她接着说了下去。/“你得确信你不想挽救这层关系。他夺走了你的公司。你将要为此而告他。这些东西是没法回头的。”/


Eduardo点了点头。


“再花一个礼拜好好想想。如果你仍抱有同样的想法,那就再安排个见面,然后我们就能开始了。”


他离开了Gretchen的办公室,脑内一篇混乱,各种想法和感觉在头骨里嗡嗡作响。他的思绪回到了他们在哈佛那会儿。在每个深夜他都要在Mark编程的间隙投喂他以确保他至少每八小时进食一次,还要威胁连带哄骗让他去睡觉。回忆大多数都是不错的,至少在Palo Alto之前,他多么希望Mark并不是他现在眼里那个冷酷无情的混蛋。


但是他知道那并不是Mark的全部。


也许是他停留在了深受背叛的那一刻,但是他那有着卷曲头发和清澈的充满智慧的蓝眼睛的朋友曾远超于此。


Eduardo真的准备好了去忘掉那一切,并将Mark的价值永远与他最后所为画上等号了吗?


他给了自己更多的时间去思考,在他来往于午餐会面和拜访潜在雇主,并在空隙间斟酌时,另一个月匆匆而过。Gretchen理解他想要什么,而她的话语常常萦绕在他耳边。


/“你得确信你不想挽救这层关系。他夺走了你的公司。你将要为此而告他。这些东西是没法回头的。”/


他知道这一切都会带来什么。但是他也知道他不想就这么一声不吭的消失。叹着气,Eduardo在又一场失败的面试之后招了辆出租车回到自己的公寓大楼——却发现Cameron和Tyler Winklevoss两兄弟连带着一个律师在大楼大厅候着他,手里抓着法律指令。


他花了些时间才理解他们在说些什么,但当他理解后,Eduardo必须得压低那一波奔腾而来的怒意。


”你们要起诉Mark和Facebook?“


”还有你,当然啦。“


Eduardo抬起了一边眉毛,暗自咽下即将脱口而出的一声诅咒,抓过Cameron递过来的那个信封。”我?我并不是Facebook的一部分。“


Tyler走近了一步,Eduardo抵制了一股想要撤退的冲动,挺直了肩背盯了回去。


Cameron加入了他的兄弟并开口道,”我们不能谈谈吗?“


——


Eduardo的生活不该是这样的。


“简单来说就是你们要我作证是吧?这就是你们的意思是吧?”Eduardo盯着手上的纸,反复读着上面的文字,怒意在他胃里翻腾。他甚至不能……


“为什么你还会犹豫?他把你踢出去了。你不是应该迫不及待的接受这个机会吗?” Tyler——Eduardo非常确定说话的是那个坏脾气Tyler——身体前倾,眼睛微眯,嘴角噙着冷笑。“你不能就这么让那个下三滥的家伙赢,Saverin。”


Eduardo按压下心中那股想要击落他脸上冷笑的冲动,转而报以他一个和蔼的微笑。


Cameron深深地看了自己兄弟一眼——看着他们肩并肩坐在那儿实在令人不安——然后他转过来赐予了Eduardo一个迷人的微笑。“我兄弟对这件事有点儿激动,你理解的吧?我们都是哈佛的学生。就像你一样,Eduardo。我们分得清对错,我们懂得荣誉是什么。Mark Zuckerberg却什么都不懂。从来都不。”


他感觉到自己的手握紧成拳,呼吸困难。他们真的从没了解过Mark,任何一方面。Mark是忠诚的——至少对Facebook。那就是所有他在乎的了。他绝不会牺牲那个去战胜Winkleivii兄弟。“我不知道我的证言能帮到你们什么,Cameron。我没有一直都在那儿。仅仅只是开头而已。”


“那就是我们需要的。”Cameron笑了起来,在他兄弟碰了碰他肩膀的时候点了下头,回头瞥了一眼。“我们暂时不会提交这些文件,Eduardo,直到周一早上。”


Eduardo挺直了身体,盯向Cameron。“你的意思是?”


“你最晚可以在那时候去决定是否加入我们还是——”


“不。“


Cameron摇了摇头,边对着Eduardo说边点着头,”我们知道你会做正确的选择。“


他看着他们从休息室大门走出,招了辆出租车然后消失在夜色里。Eduardo瘫倒在那把他常坐的椅子里,靠在靠垫上闭紧了双眼,头晕目眩。他知道他们有足够的证据去起诉偷窃创意。那些警告信,来自Mark的邮件,还有那些被打破的承诺。Eduardo知道没有任何一个是足够的,但是——


他们想要他。


他们想要他站出去去面对Mark,帮助他们击败Mark,如果他说自己并不想那样做是骗人的。但是伤害Mark近乎于伤害自己。


但是Cameron的话语回荡在他耳边。


”我们是哈佛的学生。“


”我们分得清对与错。“


”我们懂得荣誉。“


Eduardo并不觉得他们真的知道。


他用手耙了耙头发,揉了揉眼睛。Eduardo知道他可以做Winkleivii想要他做的事。


但是他不是他们。


他滑开了自己的手机然后找到了所需的名字,按下了通话键。等待音只响了一次。


”Eduardo?“


Eduardo清了清自己喉咙。”Chris。我觉得我们有了个麻烦。“


在他等待Chris去说些什么...随便什么的时候,那漫长的沉寂延伸开来直到Eduardo在椅子里感到坐立难安。


他听到一阵吸气声,然后,”我给你定了最近的一班飞机。你最好坐上,Eduardo。“


”但——“


”不。你打给我就是因为你想做正确的选择。你来这儿就是正确的。坐上那架该死的飞机。“


然后那就是忙音了,而Eduardo找不到打回去的理由去拒绝他。他已经做出了选择。


他会站在Facebook那边。和Chris和Dustin一起。


还有Mark。


这解决了。


快速打包行李极其容易。他抓过自己的行李箱,用内衣一条牛仔裤一些短袖洗漱包还有两双鞋将它填满。在最后一分钟他又装进了两套西装。他希望自己不会去太久而用到所有这些衣服,但是在他脑海深处有个神烦的声音唠叨着他在加州也许需要去购置点服饰。他的电脑包就在门口。


他锁上门,坐着电梯下楼,在他走向一辆出租车的时候对自己的门卫点头致意。


Eduardo在他脑内叙述着这些琐事因为他需要。他无法想象自己正要坐一架飞机去帮助那个打破他信任的男人的事实。


他闭上了眼然后逼着自己去清除脑内关于Mark的一切。


一次只做一件事:坐上那架飞机。

----

下飞机后,Eduardo觉得自己的眼睛干涩发痒,所吸入的机场空气陈旧难闻。那架飞机乘客太多,他必须托运自己的行李。他转了转自己的脖子,试图将睡意从他脸上揉走,然后一路走向行李转盘。


他走下扶梯,寻找着正确的行李传送带,然后突然呆住。有人从背后推了他一下使他跌跌撞撞向前走了几步。他甚至没有向被他挡路的人道歉,因为仅离他二十步距离的地方坐着Mark Zuckerberg,台电稳妥的在他膝盖上。


Eduardo突然意识到他即将去面对Mar,k在这一团——管他什么鬼的——但是这——那不是他——他脑子就这么停止运作了。


”Mark?“


他恨自己的声音在念出Mark名字时破碎了,但是那完全没法跟当Mark听到名字而抬头时胸口的疼痛相比。


他关上了电脑,在他站起身的时候用胳膊抱着它,然后给了Eduardo一个略带尴尬的笑容。”Wardo。“


”你他妈在这里干什么?“


Mark皱起了眉头,略带困惑。”来接你?“


Eduardo眨了眨眼。


这不该是他的生活。


/现在/Mark觉得他值得被接了。当然他值得。Eduardo来这里是为了保护他珍贵的网站。那股突如其来的愤怒促使Eduardo挪开了步子。他朝着Mark走了两步,然后当Mark向后轻微退缩并将电脑朝着胸口抱得更紧时停下。


他现在脸上的表情足以让Mark想到过去,而Eduardo——他并不想那样干。他不想去吓Mark或者去伤害他。那不是他。


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他吞下了怒火,闭上眼,在再次睁开眼看向Mark前深呼吸了几秒。”你当然是啦。“他可以感觉到自己声音里的苦涩和畏缩。这样就足以将自己的愤怒藏在心里。摇着头,他向传送带走去。


Mark沉默着跟着他。


在Eduardo取他的行李的时候他们什么都没有说,在他们走出行李领取处走向停车场的时候没有,在Mark将Eduardo的行李放进后车厢的时候没有,在他们驶出SFO开向Palo Alto的时候也是。


在Mark清了清嗓子开口时大概已经过了半个小时了,”我——我不知道为什么你决定要告诉我们Winklevii兄弟的事。“


Eduardo翻了个白眼,嘲讽道,”不,我就没指望你能知道。“


他捕捉到Mark握紧方向盘的方式。“只是...非常感谢。


他现在才打量起了Mark,研究着他消瘦的脸庞,他因不安而皱起的嘴角。Mark的道谢是真心的,但是Eduardo不知道/那/代表了什么。他决定对此不予置理,然后将视线转向副驾驶那边的窗外。”那并不代表什么。”


“那不是真的。” Mark有些恼火,而Eduardo的嘴角因好笑而扯了扯嘴角。诚实来说他一直享受于逗弄Mark。


叹了口气,Eduardo将目光转向他,迎上Mark游移的目光,“我不是你,Mark。”


Mark退缩了。


没有其他好说的了。


TBC

超级短啦,我搞的超级慢而且又要用渣翻译瞎眼...又是一篇花朵视角!心里描写烦死了hhhhhhhh后面意外的快节奏和甜!没有beta...求捉虫求拍砖!

评论(12)

热度(41)